筆趣閣 > 霸總甜寵:抱緊大佬好逆襲 >第271章人外有人天外天
    一件破襖,干洗費竟然要兩千!
    安迪抬眸瞪著沈木槿:“干什么?窮瘋了?擱我這搶錢吶?”她甚至氣笑了:“沈木槿!你要說你真手里缺錢,大家同事一場,你明說,我就是拿個萬兒八千的救濟你,都不帶你還的!可你這什么意思?玩呢?干洗件破棉襖,你跟我要兩千!”
    支著耳朵聽的同事們開始議論起來。
    這什么襖,干洗要兩千?
    要知道,他們做設計的,多多少少都挺注意自己的形象的,這衣柜里少說也有那么一兩件平時不舍得穿的大牌衣服,可就算是再大牌的衣服它送去干洗,也是百八十塊錢就能搞定的,她這要兩千塊錢,的確是過分了。
    甚至有人小聲道:“是不是沈總監從沒去過干洗店,這不了解行情,謊報的價格也太離譜了吧。”
    呵!
    這價格連沈木槿自己都覺得離譜,誰讓顧北笙隨手給她拿了這么一件頂級奢華的羽絨服!
    單單是金羽絲的織線這一件下來也得小十萬了!
    要是她提前知道,是肯定不會穿著來公司上班的,她的要求是低調低調再低調啊。
    不過這安迪如此抹黑她,還不知收斂,沈木槿決定親自打打她的臉。
    讓安迪知道人外有人天外天!
    沈木槿回頭對李婭道:“將衣服拿出來,請安迪好好看看。”
    李婭點頭。
    她將衣服拿在手里,撐了起來,雖然她也不太懂,可這衣服的布料手感和做工,一看就是非常好的,具體怎么好,李婭就不懂了。
    李婭不懂,但不代表別人不懂。
    這設計部大部分都是女孩兒,她們現在雖然是從事建筑設計,可不乏有些人是懂服裝設計的,她們依然很關注最新的流行時尚,依然是訂閱了全年時尚雜志的。
    那些關注時尚的同事,瞧見李婭手里的羽絨服,立刻眼睛一亮!
    這是MOMO大師的不久前才公開的一件衣服!
    這件衣服剛公開的時候,簡直是在時尚圈掀起了一陣靛藍風!
    各家設計師爭相效仿,可是他們做出來的面料,始終無法與MOMO大師的相比,靛藍是個很難出彩的顏色,極難搭配。
    沒有氣質撐著,很容易穿成工廠里的工作服風格。
    而MOMO大師在靛藍里采用了金羽絲搭配,讓那沉悶的藍隱隱約約閃著光,那感覺像極了夜里極美的天空,深藍的夜空里,點綴著繁星!
    金羽絲造價昂貴,這個世界上怕是只有MOMO大師那么瘋狂的人才會將如此昂貴的金羽絲織在這么大面積的羽絨服上。
    這件羽絨服的造價也是創了新高,不算MOMO大師的手工與其他材料,單單是那金羽絲,說實話,便能在普通的二三線城市換套房了!
    這件衣服曝光之后,MOMO大師一直沒給出價格,一度被時尚媒體評為無價之寶。
    如今,這衣服,竟然出現在沈木槿這里!
    那些懂這件衣服的同事,猛然間都撲了過來,不過她們可不敢伸手去碰,只隔著一米遠的距離,小心翼翼又仔仔細細的瞻仰!
    “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仿做的啊?MOMO大師的衣服怎么可能隨隨便便出現在這里,這件衣服可是無價啊!”
    “可是看上去,好像真的啊,就算是高仿,肯定也不會便宜!”
    “啊,我想起來了,沈總監之前參加過MOMO大師的紅毯秀,而且穿的是壓軸的作品,流轉星空裙!”
    眾人七嘴八舌的圍繞著沈木槿這件金羽絲的羽絨服討論起來。
    畢竟走紅毯的時候,沈木槿還不算出名,認識她的人很少,而且是時裝秀,大多都是時尚界的人才看的。
    安迪聽了同事們的對話,臉色陰沉的厲害,MOMO大師她自然知道,時裝界的扛把子,可是最近她來了顧氏一心都在想著要怎么勾搭顧北笙,怎么與顧北笙邂逅,哪有心思去翻看時尚雜志呢,在她心里覺得,MOMO大師怎么會設計一款長到腳踝的羽絨服?
    而且她根本不相信,一個坐公交車,吃路邊攤的十八線糊咖能穿的起MOMO大師的衣服!
    “沈木槿!你這一身恐怕都是高仿吧,說實話,沒錢就穿點小眾品牌也挺好的,穿些高仿出來,也不怕別人識破了丟人么?”
    有同事當即搜索了一下沈木槿身上那一套白色職業裝,是杜莎品牌今年新上的春款,杜莎在職業裝里是行業龍頭,舊款打折一般也要大幾千小一萬塊錢一套,沈木槿這個新款,網頁標價三萬六。
    三萬六一身衣服!對于普通人來說真是可望而不可即。
    那人拿著手機給其他同事看,大家一陣驚呼。
    三萬六啊,他們不吃不喝,也要攢三個多月才能買得起。
    不過也有人跟安迪一樣質疑沈木槿身上所穿的,到底是不是正牌貨。
    沈木槿聽聞質疑也懶得解釋,只對安迪道:“收據單上又地址電話,你若不信,便親自去干洗店詢問,這2000塊錢,你得一分不少的賠給我。我與你不熟,我沒必要給你的錯誤來買單!”
    安迪冷笑:“不過是2000塊錢,我白送給你都可以,只是,”她頓了一下看向大家:“你們說,一個穿的起幾萬塊錢衣服的人,會如此斤斤計較這兩千塊錢么?”
    大家低頭議論,越發的覺得沈木槿身上穿的不過是高仿了。
    沈木槿撫了撫頭發笑道:“誰說穿的起幾萬塊錢衣服的就不在乎小錢了?那錢只要是該得的,就要得到,我沒以為替別人錯誤的行為買單!”
    她說罷上下打量了一番安迪:“我倒是覺得像某些人穿著幾件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衣服的人更在乎這兩千塊錢!”
    沈木槿勾著嘴角大方的笑著:“安迪,大家同事一場 ,我又是你的上司,你只要道個歉,這錢我可可以給你免了。”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双彩网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股票配资 销售怎么样 配资公司资 江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世界上最大赌场排行 体育彩票7星彩开奖结果 北京pk10appios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赢 江西11选5任3号码推荐 山东11选5前一玩法 三羊配资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l 香港最怏开奖现场直播+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