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小道士入贅 >第74章搭售爺爺

  道乙說的是實話,鮑國強卻認為這是在推脫……當然,道乙也確有推脫之意。
  鮑國強飲了口茶,調整了一下情緒,又說:“我們之間的關系……我指的是血緣關系。你覺得我們之間有血緣關系嗎?要不要安排DNA檢測?”
  道乙愣了愣,認真地想了好一會,搖了搖頭:“無論是從情感,還是從感覺,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有著某種聯系,也許這就叫做血緣吧……但是,血緣究竟是什么,我也搞不太清楚,也不想搞太清楚。”
  “你們來自京城,聽安叔叔講,可能還是豪門,可是……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對了,如果以后你們老了,老無所養,你們要來找我也可以,養老送終這種事情,我可以做。道觀里面有不少田地,多養活兩人并不難。”
  “你!”鮑國強怒而直指,錢秀麗按下他的手。
  道乙說的雖然也是真情實感,但很傷感情。不想認祖歸宗了不說,還隱隱指著鮑氏夫婦此舉有找人養老的利益之舉……
  還說道觀里有不少田地,這生活態度,對未來的憧憬,也讓鮑國強無法接受。
  鮑國強何許人物,如何忍得下這口氣?
  “鮑國強,你想干嘛?”錢秀麗開始護犢了,厲聲地指責起來。
  就在鮑國強怒而直指的那一剎那,道乙感覺到了一絲異樣的威懾。這種威懾不是來自境界的壓力,也不是殺氣爆發時的恐怖,而是來自對上位者威嚴的敬畏。
  鮑國強放下手,對著老婆陪笑:“秀麗,不是……這小子,他不認我們……不認我們都是小事,可是他不知好歹,居然拒絕給老爺子看病……”
  “他不認我們?那就對了……”錢秀麗眉頭一蹙,說道,“你想認就認,當初人家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在哪里?人家現在長大了,有本事了,你想認回就認回,世上有這么便宜的事?”
  “至于你說老爺子的病……他有這個責任嗎?人家說得對,只是個護士,沒有行醫資格。”
  “可是……他剛才還治牙。”鮑國強忍不住辯駁了一句。
  “哦,這事呀。”道乙又接話了,他撓了撓頭,站起來對著錢秀麗躹了一躬:“對不起哈,好像還真不應該。我向你們道歉。如果你們有什么損失,我也可以賠償,十萬二十萬的都可以。”
  “當然,你們要去衛生局提告我,我也不能阻止……下次不會了,我保證,下次不會了。”
  錢秀麗把道乙拉回座位:“傻孩子,我們怎么會怪你呢,你這是為阿姨好,我高興還來不及。你別聽某些人的,他根本就是不知好歹。”
  錢秀麗說完,對著某人直翻白眼。
  鮑國強這次是惹了眾怒,不僅錢秀麗對他怒目,安氏夫婦也不樂意了。
  道乙保證下次不動手,將來牙痛了找誰?以后有疑難雜癥了找誰?
  這當然也不是鮑國強想要的結果,只是他只能接著……問題是道乙不但理直氣壯,態度還那么誠懇,一點也像是做作……
  被自己的孩子擺了一道,還不能申冤,心里得多憋屈。
  鮑國強連喘了幾口粗氣,又一口悶干了茶杯里的水,調整了好一會兒,才面向道乙:“小兄弟,我其實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呢,在京城你還有個爺爺,他身患重病……”
  “你等等再說,聽我把話說完。”鮑國強止住了道乙的回應,繼續說道,“你爺爺是國家功臣,也是國內實力最強的人,他的存在對震懾周圍國家的霄小有很大幫助……”
  “我沒有爺爺,也不會治病,更不會去京城!如果這就是你們找我來的意圖,那該說的都說完了,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父母還沒正式上崗,這里就上趕著搭售爺爺,要真涉足進去,是不是還有很多叔伯阿姨,還有很多兄弟姐妹……這很復雜,也很麻煩。
  像卞青青家的關系一樣很復雜。關系很復雜,眼光也就很復雜,言語里夾槍帶棒的不好招架,有時甚至還不能反擊……這也是道乙不喜的地方。
  落荒而逃,這就是道乙的選擇。
  道乙話沒說完,起身就走,快到門口時才對安氏夫婦打招呼:“安叔、朱阿姨,以后有空再來看你們。”
  “喂、喂……治病救人,懸壺濟世,有沒有點職業道德?!”鮑國強在作最后的努力。
  “您說的那是醫生,我只是名護士……”道乙沒有回頭,話沒說完人就消失在了樓梯里。
  “這……這……”鮑國強再次抬頭直指,卻說不出話來。
  “鮑叔別生氣。我已經說過,他很拽的。他最近確實不方便離開天南,具體情況我爸知道。”安依依笑著安慰了一聲,又說,“你們聊,我追上去看看。”
  “豈有此理!”鮑國強臉色鐵青,“還有一點國家榮譽嗎?還有一點民族大義嗎?還有一點家族情懷嗎?”
  “有、有,你有!”錢秀麗也生氣了。在她認為,這是鮑國強把兒子趕跑了。
  本來還好好的,也沒說不認親,上來還給治病……說翻臉就翻臉,父子倆都什么人哪!
  看到某人夫妻倆氣急敗壞,安大榜在一旁笑了:“國強兄,這就是你的錯了。道乙以前是名小道士,不但沒有接受過愛國主義教育,甚至正經的學校都沒有上,你就不應該跟人家講那套家國情懷……”
  “不講這個講啥?講錢?談交易?”鮑國強突然拍了拍腦袋,“說不定給點錢還真行。”
  “你又錯了。”安大榜搖了搖頭,“他剛才治牙有說錢嗎?沒有吧……”
  “不要錢?哪要什么?難道會是權?不會吧,他不是軍人,又沒有當官……要真想要權,這還真不好辦。”
  “你又想多了。”安大榜忍不住搖了搖頭,“我們有介紹你的身份嗎?他知道你是軍人?我當時給他提的是你們鮑家是京都豪門,可沒說你們是軍人世家,更沒有透露你的身份。你是上了保密名單的人,規矩我懂。”
  “至于你說他想當官……如果他真想,他應該纏上我才是。說實話,如果他想,還真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知道,你們地方規矩更寬松。”鮑國強只能是撓頭嘆息。
  “實話跟你說吧,如果他真想當官,暫時是很難辦,但操作幾年還是很可行的。道乙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文憑……你也知道,現在的大學這方面控制得不嚴。花點錢,花幾年時間,弄出個文憑沒什么大不了的。”
  安大榜又說:“這小子秉性不錯,臨機獨斷的能力也很強,如果他真要當官,也能造福一方。只是他意不在此……”
  “他既沒有通過你們攀大樹的意思,我這個市高官,也沒有瞧在眼里。我們要是不給他打電話,他從來就不會找我們。”
  鮑國強也撓頭了:“不要錢,又不要權,那他要什么?難道要美女?”
  “說什么呢?!”錢秀麗又不高興了,鮑的話明顯就有詆毀的意思。
  “你知道他的三觀是什么嗎?”安大榜笑笑,“他認為人生老病死,六道輪回,是客觀規律,救人不救人的一看緣份,二看因果。說一句不好聽的話,這小子很怕死,他不想惹上因果。”
  “既然他不想當官,又怕惹因果,當初又怎么會救了你?”鮑國強總算抓住了些重點。
  “那是我們家安琪用槍逼著干的……”安大榜說完都帶點赧然了。
  “這樣也行?”
  鮑國強直皺眉,安大榜卻哈哈大笑。
  “國強兄,你這是在挖坑,我不會回答你的。對了,你欠我兩份人情哈,到時可別不認。”
  違法違紀的事情,就算他不護自己兒子,也不好認,安大榜自然只能打哈哈了。
  “這也算?”
  “怎么不算!人,我找對了,還帶到了你跟前,至于是不是能把握住,我可沒作保。”
  “一份人情我領,另一份待定。”鮑國強只好低頭,“那小子有沒有那本事,還是個未知數。”
  “如果說你們家老爺子真還有一絲希望,我覺得找他是最大的可能。”安大榜說,“你沒看見他治牙那套,中西醫結合不說,理論功底也很深。”
  “你說的沒錯。知道的他是小護士,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博士。”鮑國強也撓頭了,“問題是他不愿意看病,更不想去京城。”
  “讓老爺子來天南……有沒有這個可能?”
  “這個難度太大了。老爺子身體能不能吃得消不說,牽一發而動全身,牽扯太大了……”鮑國強欲言又止,稍后又問,“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還有他為什么不能離開天南,安琪可是說你知道的。”
  “這個我清楚。”安大榜點了點頭,說道,“天南市最近發生了兩樁性質很嚴重的謀殺案,兇手的目標就是你們家的那個兒媳婦……”。
  接下來,安大榜把卞青青遇到的事,道乙的應對全說了一遍。
  安依依負責案件調查,安大榜又是地方領導,協調跟進也是份內之事,父女倆不管是內部溝通,還是正式上報……反正警方與市委領導通氣是足夠的。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pk10官网下载 军工重组股 我爱配资网 河南快三一定牛一 东方6十一历史开奖 河北11选5前3走势图 中国配资网站 河北快三出号分析图 009期九宝图乐乐博彩 11137期排列3预测 股票分析师靠谱吗 北京快3基本一定牛 3u娱乐城真人百家乐赌博 江西新十一选五多乐彩 江西11选5是官方开奖吗 qq炒股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