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92章硬茬

  “啪!”
  “你別欺人太甚了!”
  反手一把拍掉凌戴玉手中的皺紙巾后,羅秀咬牙切齒地警告了對方一句,他感覺自己已經快要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本來一切局面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的,本來他一開始是占盡優勢的。
  可是眼前這個矮子卻是突然跑出來,顛倒黑白,搬弄是非,蓄意抹黑他,導致現在他明明什么都沒做,卻成了眾人眼中的壞人!
  他只不過不想自己看中的妹子被別人泡而已,有很大的錯嗎?
  而且那個敢怒不敢言,敢瞪不敢動手的懦夫,哪里有資格來泡這個如天仙般的妹子?
  即使兩人確定是情侶,那也是不長久,遲早得分的情侶,因為那個除了長得還湊合外一無是處的軟蛋,壓根配不上他看中的這個妹子。
  “胡老大!”
  看著羅秀那通過自省,發現皆是他人之錯后的猙獰表情,凌戴玉揉著自己剛才被羅秀拍打過的手,裝作一臉驚恐的跑到胡格邊上告狀道:
  “這個人竟然敢當著你的面胡亂使用暴力,而且看他那表情是不準備放過我這個揭穿他惡行的人了,這樣的學生,你可得……”
  “問題不大……”上一世對凌戴玉的臉皮厚度,以及搬弄是非能力深有體會的胡格,壓根不吃這套,輕輕擺了擺手打斷凌戴玉的告狀后,他意味深長的看著是非雙方道:
  “這事說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年輕人之間荷爾蒙分泌過度激發的矛盾罷了,我覺得用習武之人的方式來解決好了。”
  “你們干一架吧,無論輸贏,這事一筆勾銷。”
  “干……干一架?!”沒想到胡格會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凌戴玉,看了一眼自己跟羅秀的身材差距后,聲音有些干澀的尬笑道:
  “在學校…打架…不怎么…合適吧?”
  “這個你放心……”胡格拍了拍凌戴玉的肩膀,“貼心”的給對方解釋道:
  “我早就跟學校招呼過了,我的自由搏擊課畢竟屬于武術課,而習武之人相互切磋是在所難免的,所以,在我能控制雙方受傷害程度,并愿意承擔醫藥費的情況下,學校允許我的課上出現點到為止的切磋。”
  “老師!”胡格的解釋讓羅秀興奮不已,他用亢奮到發抖的聲音道:“我!申請!跟這位…同學…切磋!徹底!解決!矛盾!”
  他從小就在父親的跆拳道館被逮著接受訓練,雖然因為逆反心理,訓練得不夠刻苦,但靠著還不錯的遺傳天賦,現在也已經是黑帶四段的四品黑腰帶持有者了。
  別說是凌戴玉這種步伐虛浮,一看就缺少鍛煉的弱雞了,就是林峰那種身材修長結實,一看就是經常進行高強度運動的漢子,在他面前也是被一腳KO的結局。
  “我是同意的,但你得獲得這位同學的同意才行。”
  胡格一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并把目光投向了凌戴玉。
  “你敢嗎?”
  借著胡格的“幫助”,羅秀咄咄逼人的看向了凌戴玉,目光陰狠得就像一條盯著獵物的毒蛇。
  “我……”
  “老師,這事因我而起,還是讓我來跟他切磋吧。”
  在事態有些失控,凌戴玉不知該如何收場之時,林峰那天籟一般的聲音由他身后響起,讓他再一次的相信了“同性才是真愛,異性只為繁衍后代”這句話。
  美女在懷還能站出來幫他救場,這不擺明了美女沒他重要嗎?
  “你覺得呢?”
  胡格不發表任何意見的將定奪權交給了羅秀。
  “當然b……”
  本來感覺仇恨值更多在凌戴玉身上,想先揍凌戴玉一頓撒氣的羅秀,原意是想拒絕的,但在看到還趴在林峰懷里的劉笛青后,他眼中嫉妒之色一閃而過的答應下來道:
  “當然沒問題。”
  “他們誰來都一樣,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羅秀后面那句話是跟胡格說的,在他看來,胡格這么處處“幫”他,顯然是看中了他身上的格斗天賦,動了愛才之心,所以,他得好好表現,不讓對方失望才行。
  “我很期待,那給你們十分鐘熱身,然后就開始吧……”
  有些不明所以的胡格笑著點了點頭,只不過說這句話的時候,他頭雖然是朝著羅秀的,但墨鏡下的眼睛卻是盯著林峰那邊看的。
  ……
  “這胡老師也太謹慎了,對付這種花架子,哪里需要熱身啊?直接開錘不就完事了……”
  剛分開各自熱身,凌戴玉便不滿的吐槽起了胡格的安排。
  本來他是對這個把他帶進球場的帥大叔是很有好感的,但胡格剛才提出雙方切磋消矛盾的提議,卻是讓他頓時好感全消。
  君子斗口不動手不懂嗎?切什么磋啊?
  而且這里是現實,又不是在游戲里,這種跟單挑一樣的切磋有什么意義?
  他向來都是帶著一群人跟別人切磋的,好吧?
  “說是切磋,其實就是單挑打架,就算有他在一旁看著,我倆受傷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雖然他不在乎那點醫藥費,但為了我們好的話,熱身還是很有必要的。”
  跟凌戴玉的怨念十足不同,心情大好的林峰,倒是很客觀的替胡格辯解了一句。
  “沒本事的人才有必要,你那天晚上一打十有熱身嗎?不一樣屁事沒有?”
  “有的……”林峰舉起右手的拳頭,給凌戴玉展示了一下拳頭指關節上,還沒完全脫落的傷疤。
  “沒看哥心情不好嗎?你就不能不唱反調啊?”凌戴玉一臉不耐的給了林峰一個鄙視的眼神。
  “你那耍無賴的把式,不就是找架打嗎?這樣的結局差不了太多。”
  “這不一樣,他要是主動揍我了,那他就完了,也不用在這個班里混了,現在那胡格一句話支持切磋,反而……”
  “喔喔喔……”
  凌戴玉的牢騷還沒發完,數名學生的騷動,便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聞聲看去,剛好看見羅秀平地飛起一個二段踢腿,把一個被拋到近三米高的水瓶給踢爆了。。
  那華麗的騰空招式,以及高空踢爆水瓶的爆發力,不禁讓對林峰充滿了自信的凌戴玉打了一個寒顫。
  這貨好像不是花架子,不會這么倒霉碰到硬茬了吧?!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两期 江苏11选五玩法介绍 河南快三综合走势图 河南快三一定牛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大奖彩票app安卓版 18体验金娱乐城百家乐 排列五计划 最新版 七星彩票app下载 北京乐天化成配资公司 2019公司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湖北快3走势图今天 中国竞彩玩法介绍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上港集团明日股票行情 手机炒股怎么炒 河南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