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86章是時候了

  “組隊?!”
  “對,剛貼出的主城告示你聽說了沒?”
  “聽說了…好像是發布了一個大型團隊任務…”
  “我找你就是為了這事,我們血色成立了專門的研究團隊,一星期后會第一時間,專門負責研究這個任務的特點,出現惡魔的情報,積分的統計情況等等一系列的攻略,力爭讓我們公會的成員們,都能取得較好的任務成績……”
  “你是來顯擺的?”
  “不是,你聽我說完。本來也沒想著帶上你的,畢竟你小子幾天前還才20級,典型的廢材玩家一個,但現在你都快39級了,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宗旨,我怎么也得帶上你不是?”
  “所以,你要帶上我組隊?但我不是血色的人啊?”
  “加入啊!你不是還沒公會嗎?”
  “剛加入就能有這么好待遇?”
  “上頭說了,不論資歷,只論等級,凡是等級在40以上的成員,都可以獲得攻略,如果取得好成績的話,公會內還能有額外的嘉獎。”
  “但我暫時還不想加公會……”
  “有啥好糾結的,隨便加入一下而已,又不是內部成員,完事以后就退出唄。”
  “我怕你們會長葉雯雯不給我退出。”
  “別做夢了,你連人家的背影都瞅不見,人還會不給你退出?”
  “那我不加入了……”
  “喂你現在什么意思啊……說好一起征戰神言,結果你小子出各種幺蛾子,還玩單飛,當然這些我也懶得跟你計較,現在好不容你等級趕上來了,我拉你組隊,你怎么還不樂意了?”
  “我有隊伍了……就現在練級的這個隊伍……”
  “哦,找到大腿了,不要我了……”
  “嗯……你爬吧……”林峰的語氣平淡且冷漠。
  “嗯你妹!爬你妹!你個撲街!”被氣得爆了一句家鄉語后,凌戴玉也懶得繼續跟林峰皮,語氣正經道:
  “不鬧了,說說你的隊伍吧……哥神言閱歷廣,給你分析分析你這個隊伍靠譜不靠譜,免得你被人家給坑了。”
  他也不是非得跟林峰組隊,只不過覺得這么好的任務機遇,不叫上林峰的話有些可惜了,所以發出了邀請。
  既然人林峰有隊伍了,他也樂得在隊伍里多帶一個妹子。
  “應該……比你要靠譜,不然這么強的我,也不至于抱他們的大腿。”
  林峰憋笑的敷衍了一句,他真的差點沒忍住告訴凌戴玉,跟我組隊的是你們公會的會長,和你最怕的大隊長。
  “喲嚯?還挺自信?說起來,玩了這么久神言了,我倆還沒見過面呢,要不找個機會見見,練一練?”
  “不見,沒錢,我們隔著三個傳送陣呢。”
  “哥有錢,哥找你去……”
  “沒空……現實天天見,見吐了”
  “不是,你以前等級低,不樂意見我,怕被哥哥我揍,我挺理解的,但現在就差我兩級了,怎么還這么慫啊?以前你不是pk成癮的嗎?”
  “想在我成長起來之前,報以前游戲里被虐的仇?”
  “沒有的事,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堂堂正人君子,風流瀟灑的俏影小……”
  “那就等我等級跟你一樣再說……”
  “這么無情?”
  “嗯……”
  林峰倒是挺樂意跟凌戴玉見一面,順帶教教這小伙子什么叫pk的,但是馬臉騎士不讓,而且態度很強硬,本著相信后者的心理,林峰決定暫時先不跟凌戴玉見面。
  “行吧,那你抓緊練級。我們沉淪樂園看緣分夠不夠,有沒有機會見上一見。”
  “嗯,那沒事我掛了,我還得去引怪呢……”
  估摸著絨花那串鐵皮葫蘆也差不多烤完了,林峰便掛斷了語音準備離開。
  但還沒等他邁開步子,來自凌戴玉的語音便是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還有事?”
  “有,大事,聊游戲聊嗨了給忘了。”
  “什么事?”
  “你最近有跟小笛聯系過嗎?”
  “沒啊。上次送她回去以后,就沒跟她聯系過了。”
  覺得上次送劉笛青回去的情況有點尷尬的林峰,見對方沒主動聯系自己,他沒就沒好意思主動聯系對方,而且他最近大部分的心思,也放在了跟絨花一起刷等級上。
  “我也好幾天沒到她,沒跟她聯系了,而且昨天給她發消息,她還沒回我……”凌戴玉的語氣充滿了擔憂。
  “應該沒事吧?她不是經常會去兼職和考證嗎?可能是太忙,抽不出時間玩手機吧……”
  “再忙也不至于沒時間玩神言吧?她貌似都連續三天沒上線了,等級也還停留在三天前的三十一級。”
  “游戲也沒上嗎?Emm……”對好友列表關注甚少的林峰,還真沒注意道凌戴玉說的情況,沉吟了一會后,他有些擔憂道:
  “要不你打電話去問問?”
  “現在都什么時間了?哪有凌晨三點半的給人打電話的?而且要打也是你打啊……”
  “你打也一樣……”
  “你倆怎么了?上次你送她回去的時候,發生了什么?”凌戴玉敏銳的捕捉到了林峰的些許異常。
  “你想多了,我明…今天上午跟她有一節一起上的選修呢,我直接找她不就完事了,還打電話干嘛?”林峰有些心虛的辯解了一句。
  “那行。”凌戴玉也沒多想,還貼心的交代林峰道:“今天是五月十七,你見到她后,稍微關心一下人家,然后跟她約五月十九晚上一起聚個餐,十二點以后我會給你騰出二人世界來。當然后面這句你不用跟她說。”
  “她不是不能太晚回宿舍?”
  “那天晚上特殊,她應該不會介意陪你一起過十二點的……”
  “為什么那……520?”林峰后知后覺的瞪大了眼睛,凌戴玉不提出來,他都不知道五月二十號還有520這一茬的寓意了。
  “你懂就好,事情交代完了,我溜了……”知道林峰肯定會各種磨磨唧唧推托的凌戴玉,果斷交代完就溜。
  “我……”林峰如凌戴玉所料般的想推托,但回應他的只有掛斷后的嘟嘟嘟聲。
  “520嗎?”。
  林峰靠著墻壁,回憶著那天送劉笛青回去時的感受,想著跟劉笛青這兩個多月來的種種的,迷茫,復雜的雙眼之中,突然多了一抹堅定與釋然。
  或許是時候了,反正嘗試嘗試也不是壞事……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福建快3开奖结果-开奖历史 彩票青海十一选五的平台 精选一肖一码 股票分析师靠谱吗 广西快三最新开奖 体彩大乐透11选5技巧 一头中特免费资料 青海排五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黑龙江正好网11选五 601398工商银行股票行情 江苏体彩7位数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现在开奖走势图 炒股炒亏了60万想死了 二分彩官网 福建11选五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