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84章流批

  “找她們保險一點吧?”
  林峰還是有些擔憂。
  雖然黑槍現在的屬性,應該是全神言無人能出其右的,馬臉騎士的個人戰力也是全神言最頂尖的。
  但這次大型團隊任務畢竟不是單挑,是刷惡魔得積分,積分高的隊伍勝出。
  他跟馬臉騎士都是個人能力較強,比較擅長單刷的玩家,跟人家五人小隊干架什么的,那是完全不虛,但比刷怪速度的話,可能就難說了。
  比如,讓他跟絨花單挑的話,他能輕松打贏絨花,但讓他跟絨花比刷怪的話,他覺得五個他都不一定能刷得贏絨花。
  “你要是舍不得你家絨花,就把她給叫上唄。”
  “她得跟葉雯雯組隊吧?她那aoe能力,整個血色還有人比得過?”
  “你承認你倆有一腿了?”
  “承認你妹。”心里沒鬼的林峰,大大方方的解釋道:“這么說吧。就我倆,我覺得不穩,加上她我覺得很穩。我倆可以負責收拾大的,她可以負責收拾小的。”
  “那你去找她說唄。我又無所謂。”
  “裝什么傻?這又不是日常練級,大型團隊任務,她怎么可能撇開葉雯雯?”
  “那你去找葉雯雯說唄。”
  “去解釋解釋,哄哄人家怎么了?男人要大度一點。”雖然不是很擅長情情愛愛,但是愛情電視劇,林峰還是看了不少的。
  “我不,這女人太囂張了,我就不跟她組隊,讓她明白明白,她有啥資格跟我這么囂張。”
  馬臉騎士態度強硬,其實他內心是想去解釋解釋,順帶哄哄葉雯雯的,畢竟這個誤會是由他造成的。
  但是吧,他拉不下來這個臉,他總感覺他主動去解釋,就是長了那個女人的威風。
  “那要是她帶著絨花贏了我們呢?”林峰換個思路的恐嚇馬臉騎士道:
  “絨花那個隱藏職業叫做縱火者,具體什么技能,被動以及屬性我不知道,但我卻知道一個這職業很bug的特點——控火。她能以相應的冷卻時間為代價,自由控制所有她釋放的火系技能強弱,極限增強是十倍。”
  “你說是血色派四個人去引怪,給她一個十倍火系技能收割的刷怪速度快,還是我倆溜著怪,你一槍我一槍輸出的刷怪速度快?”
  跟絨花連續刷了好幾天的鐵皮人,林峰對絨花那隱藏職業的變態aoe能力,深有體會。
  “那我也可以找其他工會合作,干嘛要找她?”馬臉騎士被林峰說動了,但嘴硬的他是不可能輕易松口的。
  “嘁,你倆關系好啊……”一臉“真誠”的回應了馬臉騎士一句后,林峰腦子里回憶著凌戴玉當說客時的模樣,開始游說道:
  “男人要面子我懂,但一味要面子的男人是得不到女人的認可的,男子漢大丈夫要能屈能伸,懂不?”
  “你想想以往你們兩個吵架,刪好友,有哪一次不是葉雯雯先主動來找你求和的,求和前要死要活,老死不相往來,求和后,你倆一笑泯恩仇,相談甚歡,這說明你倆非常聊得來,非常的合拍,就是太在意面子,所以容易把關系搞僵。”
  “這一次誤會的原因在你,你身為大男人,大度一點,放下面子去解釋一下怎么了?你不會真覺得愿意跟女人服軟,愿意心疼女人的男人,是個軟蛋吧?”
  “你是本人嗎?”馬臉騎士被林峰說得一愣一愣的,他承認林峰說的很有道理,但這也是他難以理解的地方。
  這么有道理,這么通徹男女情感的話語,怎么會從林峰嘴里蹦出來呢?
  “靠!哥只是高冷,不是薄情…對這些幼稚的男女心里,清楚得很…”做戲做全套,凌戴玉“上身”的林峰,仰著頭,擺出了一副很臭屁的表情。
  “你真是本人?”
  “爬……”林峰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
  “看來是本人。”
  “……”
  “說說你擊殺沉淪騎士的細節吧……”馬臉騎士突然轉移了話題。
  “讓你去解釋,你怎么轉移……”
  “要合作,我總得給她爆點料,告訴她沉淪騎士怎么死的,好讓自己占據主動吧?”
  “嘖,懂了……”微微挑了挑眉,瞇了瞇眼,給了馬臉騎士一個嘲笑的表情后,林峰回憶道:
  “其實這次擊殺我也是在云里霧里的感覺,就是把混沌裂隙釋放完,就感覺那股召喚儀式的力量被中斷了,然后就發現殘余的力量去了黑槍那里,系統也提示我把沉淪騎士給擊殺了。”
  “我自己的猜測應該是歪打正著把沉淪騎士給宰了。因為混沌裂隙的判定是將任何生命值不足20%的生物,吞噬到法則裂隙里面,沉淪騎士應該是降臨到一半被法則的力量給嚇到了,然后開始撤回自己降臨了一半的能量,結果在撤回全部能量之前,剩余的些許能量被混沌裂隙給逮住了,以生命值不足20%的標準,把它給吞噬到法則裂隙里去了。”
  “你這推測無理無據,還帶著自己的想象力,我怎么拿去忽悠葉雯雯啊?”聽完林峰的回憶后,馬臉騎士很是不滿意的搖了搖頭。
  “沒辦法,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當然葉雯雯也不知道,你可以自己編一個靠譜的去忽悠她。”
  “那女人鬼精鬼精,還敏感得很,我怕我編的容易被她給識破。”
  “我不擅長這個,而且我不了解惡魔……”
  “我倒是有個人選,了解惡魔,還擅長撒謊。”
  “你說鬧鬧?”林峰眼中泛出了贊同的色彩。
  “對……鬧……鬧鬧呢?”馬臉騎士點了點頭就準備把鬧鬧給叫過來,結果一回頭發現,一段時間不留意,剛才還嚇得腿軟,尿地板的鬧鬧,此刻竟然失蹤了。
  “不是被你收回去了?”林峰倒是有留意到鬧鬧不見了,但他下意識的以為是馬臉騎士給收回戰寵空間去了,所以沒留意。
  “我沒啊……”
  “那你感應不到它?”
  “感應不到。”馬臉騎士搖搖頭,觀望著四周解釋道:“它離我太遠,我便沒法感應到它了。”
  “那怎么辦?”
  “找唄,還能怎么辦?”
  “那你去找吧……”
  “你干嘛去?”
  “我沒你那感應能力,去了也是浪費時間,還不如跟著絨花去練級。”
  “你特么還說你倆沒一腿?”
  “隨你說,我走了,記得把葉雯雯忽悠好。”
  “那也得先找到鬧鬧……”
  “那隨你……走了……”
  ……
  走開一段距離后,林峰露出賊笑的給絨花發了個消息:
  姐夫:一切順利。。
  絨花:必須的,姐那幾千本言情小說可不是白看的。
  姐夫:流批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481走势图最近200期 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玩法 万豪电玩棋牌 时时彩缩水手机版下载 11选5电视图表 中国10大期货配资 中国石化股票分析报告 牛360配资 股票配资合法吗 可以要回本金吗 湖北十一选五20012102 辽宁快乐12遗漏任五 陕西快乐10分钟玩法 排列7开奖号码 十种投资理财产品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