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76章戰術

  “把它給我!”
  惡魔投影的加持下,實力已經達到六階的老侏儒,后來居上的追上了處于空中的林峰,但還沒等它來得及觸摸到林峰,一桿早已等在空中的黑槍,便是狠狠扎中了它的右手,讓它摸不到林峰的同時,帶著它以比它起跳更快的速度,砸落到地面上。
  “砰砰砰……”
  趁著老侏儒被砸落在地上,無法動彈的時機,林峰也抓緊開啟火力全開,送給對方一輪掃射。
  不過,效果卻是有些雷聲大雨點小,除了激起陣陣塵埃外,沒能在老侏儒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反倒是馬臉騎士剛才那干凈利落的一記黑槍,穩穩當當的扎在了老侏儒胳膊上。
  “奶奶個熊,這貨的胳膊也太特么結實了吧?”
  看見自己略試不爽,穿之必透的驅槍必殺技,也僅僅只是槍尖微微扎進對方的胳膊后,馬臉騎士忍不住走到老侏儒附近罵了一句。
  “把…它…給…我……”
  被魔性侵蝕了人性,缺乏思考能力的老侏儒,毫無痛覺般的站了起來,并機械般的抬起雙手,就準備無差別攻擊的朝馬臉騎士撲過去。
  “給什么給,它不就在你腳下嗎?”
  看著作勢欲撲的老侏儒,馬臉騎士一臉淡定的提醒了對方一句,接著他話音剛落,老侏儒腳下的影子內便是突然竄出了一個黑影。
  “致命狂暴!”
  利用影藏天賦突然從影子里殺出的鬧鬧,用彌漫著黑色電蛇的右爪,狠狠撓向了老侏儒胳膊上插著黑槍的位置。
  “撕拉!”
  在被動偷襲10%傷害強化的加持下,鬧鬧這匯聚了全部黑暗之力的狂暴一爪,直接是把老侏儒的右臂給撕裂了。
  “戰術成功!”
  看著失去了右臂,暫時陷入了抓狂狀態的老侏儒,馬臉騎士朝著鬧鬧和林峰豎起了大拇指,然后趕忙將發動完致命狂暴,受deff影響,全屬性下降了60%的鬧鬧收回寵物空間,免得它被失控的老侏儒誤傷。
  讓鬧鬧潛伏在林峰的影子里,并釋放自己的惡魔氣息,誘發出老侏儒內心深處的魔性,讓老侏儒徹底失控后,再利用林峰漫游被動的靈活度,誘控老侏儒的位置,并在老侏儒跟林峰影子重合之際,馬臉騎士伺機發動強攻,保護林峰的同時,掩護鬧鬧通過林峰的影子進入到老侏儒的影子里,最后再趁著老侏儒不防備的間隙,讓鬧鬧用自己的最強一擊,將老侏儒的手臂廢掉。
  這便是馬臉騎士在聽完鬧鬧對沉淪騎士的介紹后,制定的針對性戰術。
  ……
  十五分鐘前:
  “所以來的并不是弱化版的沉淪騎士,而是接受了沉淪騎士投影力量的祭品?”
  聽完鬧鬧對沉淪騎士以及惡魔投影的詳細介紹后,馬臉騎士若有所思的問道。
  “沒錯,就像剛才說的,因為這個位面祭品難找,且肉體較弱的原因,沉淪騎士根本不可能直接靈魂附身到祭品上面,只能通過投影力量,并種下部分意志魔念的方式,去操控祭品。”
  “那這個祭品擁有的意識是原主的意識,還是沉淪騎士的意識,到底被誰所控制?”
  “大部分是原主意識,只不過會受沉淪騎士意志的影響。”
  “所以,沉淪騎士的意志是凌駕于原主意識之上的,只要沉淪騎士想,隨時都能壓制原主控制祭品的肉體,但他的意志卻是不完整的?”
  “可以這么理解。”鬧鬧略作思考后,點了點頭。
  “那如果我們把你直接送給他,求他別殺我們,有可能不?”
  “不可能,我如果直接近距離出現,沉淪騎士的意志會直接壓制原主意識,那祭品腦子里除了吞噬我的念頭以外,就只剩惡魔本能的殺戮了。”鬧鬧先是搖頭表示否定,接著眼神帶著鄙夷的諷刺馬臉騎士道:
  “就算我跟你簽訂了契約可以不死,也不可能做到犧牲我一個,求全你們倆的,你還是放棄你那些茍且的念頭,老老實實想想怎么戰斗吧。”
  “沒記錯的話,你剛才還說了沒承載物的情況下,他的投影能力不強,所以祭品本身的實力,很可能低于五階是吧?”馬臉騎士沒有理會鬧鬧的諷刺,繼續自顧自的收集著自己想要的訊息。
  “對,祭品要么是別人獻祭的,要么是他自己虛空投影蠱惑的,實力大于五階的可能性極低,而且林峰也說了祭品是個丑陋矮壯的侏儒,地精一族在這個位面是以數量和工具取勝的,個體實力高于四階的都少,更別說五階了。”
  “那這個就好處理了。”馬臉騎士眼神一亮的摸了摸下巴。
  “好處理?!”鬧鬧覺得馬臉騎士的理解似乎哪里出了岔子,強調道:
  “無論祭品原本是什么實力,在接受了沉淪騎士的力量投影后,它就是六階左右的實力。”
  “六階是六階,但本體弱一點總是好摧殘一些的。”馬臉騎士隨口敷衍了鬧鬧一句,然后繼續詢問道:
  “你剛才還說了沉淪騎士原本是圣騎士,所以,更擅長馬上作戰,沒了馬和武器以后,就只能靠雙手作戰對吧?”
  “嗯,因為圣騎士得長期練習騎術,用不上腿來攻擊,所以,幾乎沒什么腿部攻擊能力,只能依靠雙手來攻擊。”鬧鬧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那投影應該沒法帶著馬一起投影吧?”
  “嗯,你是想……”
  “那如果給你機會的話,你能廢掉它一只手不?”
  “廢掉一只手?很難,雖然本體弱,但有沉淪騎士的投影力量在,防御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強的只是力量,而且你自己也說了那股力量流逝很快,所以他肯定得省著用,不可能把力量灌注于全身拿來防御。”
  “那如果機會合適,它沒法第一時間全力防御的話,以我的破壞力不是沒可能。”說到破壞力之時,鬧鬧的眼神里透露著一股天生的自信。。
  它作為重攻輕守的高階惡魔,最強最自信的便是進攻了。
  “那我們就來計劃計劃怎么給你創造機會。”馬臉騎士胸有成竹地扭了扭脖子。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走势图 重庆福彩 网上购买彩票首选 儿童棋牌类游戏 12097体彩排列3组三 大族激光股票 体育彩票七位数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投注网 泳坛夺金遗漏查询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十一选五体彩 山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股票有几个板块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幼儿快乐10分钟计划 广东快中彩走势图 龙虎和预测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