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60章抓錯人了

  一個二十來歲整了個大背頭的社會青年,眼神有些迷茫,臉像充了血一般紅潤得過了頭,很明顯是喝多了。
  而這位喝多了的老哥,此時正把自己的咸豬手夾在了劉笛青的脖子上,使得后者各種掙扎也難以掙脫。
  開開心心拿著食材回來的林峰,看到這一幕后,直接上頭了,抬起腳對著大背頭胸口就是一踏,把對方給踹翻到地上直打滾,看慘呼程度,一時半會應該起不來。
  覺得劉笛青好看,誘人,上來搭訕幾句,甚至調戲幾句,只要沒說太過分的話,林峰都能忍,但是這種直接上手的,他忍不了。
  “沒事吧?”
  將手里的盤子穩當放下后,林峰坐到劉笛青旁邊,將對方護在座位內側的關心道。
  “艸離碼!找死是吧?”
  “想死想瘋了?”
  “你小子在干嘛?!”
  ……
  還沒等到劉笛青的回答,林峰便看見三米外的兩桌社會青年,正激動的站起身,集體罵罵咧咧的朝這邊趕過來。
  這七八個人同時圍過來的陣仗,讓劉笛青很是不安,她緊緊握著林峰的胳膊:“怎么辦?報警嗎?”
  “不急,先看看……”
  輕輕拍了拍胳膊上柔軟的小手,示意手的主人不要驚慌后,林峰站起身,猶如一堵墻一般的擋在了座位外邊。
  “你特么什么意思啊?老子弟弟你……”
  一米八五以上,肌肉發達,整個人看上去要比林峰稍微大上一號的板寸背心男,一馬當先的走在了最前面,而且上來就準備拿巴掌拍林峰的臉。
  只不過他的巴掌還沒落到林峰臉上,便被林峰抓住手腕的鉗制在了空中。
  “橫!”
  板寸男加了一把力準備讓眼前這個不自量力的小子,見識一下什么叫做力量,但卻難以置信的發現,自己的手竟被握得死死的,動都沒法動。
  甚至隨著他的不斷發力,他那被鉗制得死死的手腕,反而開始因為受力過度而開始疼痛發軟。
  “臭小子!你特么……”
  “邱哥,怎么了?”
  “閉嘴!”板寸男頭也沒回的呵斥了身后的小弟一句,接著他開始打量起了林峰,他很好奇,這么一個沒他高沒他壯的身軀,是怎么擁有這么大的力氣的。
  “我不想惹事……”
  似乎沒看到板寸男那審視的眼神,也沒感受到板寸男那憋紅臉的掙扎,林峰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道:
  “那個大背頭對我女朋友動手動腳在先,我給他一腳沒有很過分吧?”
  說完,為了表示自己不想惹事的誠意,林峰還很貼心的松開了,板寸男掙扎了半天沒能掙脫的手。
  板寸男沒著急回答,他輕輕揉著自己剛剛解脫出來的手腕陷入了沉思。
  感受到了林峰的不好惹,也知道自己弟弟什么尿性的他,此刻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但當著一堆兄弟的面,自己弟弟被揍了,他就這么算了,似乎又不太合適。
  而在他思考怎么處理這件事比較合適之時,被倆社會青年給攙扶起來了的大背頭,卻是怒不可遏的在旁邊大叫道:
  “老子敲里嗎!是你那個出來賣的bz女友勾搭老子的,老子……”
  “咻……”一幫社會青年還沒來得及看清發生了什么,只聽得一陣拳風呼嘯,然后剛被攙扶起來沒一會的大背頭,便又閉嘴倒下了。
  而且這一次倒下的情況比之上一次要嚴重很多,因為這一次他是用臉挨了林峰盛怒之下的一拳。
  這臉可比胸口要脆弱太多了,所以現在躺在地上的大背頭,整個臉都是歪的。
  其實林峰在一拳揮出去后,也是有點小自責的,畢竟以他現在這奇怪的身體素質,全力一拳砸人臉上,很可能會鬧出人命的。
  如果出人命了,事情可就徹底鬧大了!
  但問題是,他是真的忍不了,即使他知道這些混混嘴臭那是正常的,文化水平低,天天不是罵架就是干架,能說好話才怪;即使他還知道他不揮這一拳的話,今晚這事應該就算過去了,因為人哥哥明顯已經準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可能這就是年輕吧,自以為很冷靜,一直在告誡自己不要惹事,不要沖動的他,在聽到那大背頭口中謾罵詆毀劉笛青的那些話時,竟是條件反射的就是一拳過去了,壓根沒給他反應過來整個自我思想斗爭的機會。
  “小邱!”
  “老二!”
  “干死他!”
  “艸,抄家伙!”
  “敢動我們的人?!”
  ……
  大背頭的慘狀,引爆了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局面,包括板寸男在內的八個社會青年,或空手或拿酒瓶或掏碗盤的朝著林峰一擁而上。
  接下來的幾分鐘,整個烤吧亂做了一團,各種易碎品的碎片到處飛,嚇得原本還準備看熱鬧的顧客和服務員,都慌亂的逃出了烤吧。
  倒是劉笛青這個看著柔軟的小姑娘,不知是壓根不怕,還是被嚇傻了,竟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位,近距離欣賞著這場1v8的斗毆。
  “警察來了,你們都特么給老子住手,要是老子兄弟少……”
  發現情況不對,并意識到敵我懸殊太大,所以第一時間選擇去附近的警局找警察的凌戴玉,帶著警車火急火燎的趕了回來后,卻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
  烤吧內,被圍毆者林峰此刻正站在劉笛青旁邊,跟個沒事人一樣在安撫受驚的妹子,而圍毆林峰的社會青年們,則橫七豎八的在地上或烤桌上躺著,而且都或多或少掛彩了。
  這現場的情況,跟他預想的似乎差距有點大。
  “這什么情況啊?!這群混混內訌了?”
  凌戴玉扯著門口一名妹子店員詢問道。
  “沒內訌!”妹子興奮的搖了搖頭,眼中異彩連連的指著衣服有些破爛的林峰道:“那小哥哥超猛的!”
  “一打八,把他們全部打趴了!”
  “不是吧?這小子有這么猛的嗎?早知道,老子就……誒誒誒……警察叔叔!”
  凌戴玉還沒來得及感嘆,便看到自己叫過來的警察,在攙扶那些混混起來的同時,似乎還想把林峰給帶走,頓時有些急了。。
  他抓著妹子店員的手,就往店里跑,邊跑還邊喊道:
  “警察叔叔抓錯人了!”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2019幸运赛车走势图 十一选五浙江开奖号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1-82 杏彩极速赛车下载app 福彩3d安卓下载 辽宁快乐12手机版投注 排列三实战讲座3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图 体彩七星彩18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怎么玩 中信股票行情 三羊期货配资 青海快3QQ群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北京快3 福彩群英会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