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50章狂暴

  “愣著干嘛啊?趁著這倆boss不能動,有什么傷害高的技能,趕緊往它們身上甩!”
  成功讓倆boss作繭自縛后,林峰瘋狂的扣動扳機,近距離對著白蜘蛛的八個眼睛展開了火力傾瀉,并在輸出的同時,提醒凌戴玉趕緊過來幫忙打輸出。
  他這混沌游俠職業被動之多,那是全隱藏職業乃至全職業中,都是首屈一指,但是職業技能的數量,卻是有些差強人意了——除了一個壓箱底的爆發技能外,沒人任何其他技能。
  所以,當前他的輸出手段就只有扣動扳機。
  所以為了不浪費這個這么好的輸出機會,也為了讓凌戴玉有點參與感,他讓凌戴玉趕忙把壓箱底的輸出技能給甩出來。
  “哦!好!”
  本來還在為眼前局勢變化之復雜而發愣的凌戴玉,聽到林峰的提醒后,下意識便是用出了自己廢了大功夫才得到的秘技瞬步,瞬間來到了黑蜘蛛身邊,并在開啟刺客20級職業技能銳化后,將自己的刺客本職輸出技能,學著林峰那般全甩在了黑蜘蛛的眼睛上。
  瞬步:黑崎一族的秘技,借助空間之力瞬間來到目標身前,并獲得空間之力的加持2秒,增加自身10%的輸出。(有效范圍10米,冷卻時間80秒。)
  銳化:使自己的武器變得更加鋒利,在接下來的3秒內,獲得20%的破甲增益。(冷卻時間60秒。)
  “pia!Pia!”
  在凌戴玉帶著破甲增益的全力輸出下,在黑蜘蛛10秒無法動彈的限制結束前,其后列兩只玉石一般的眼睛竟是被凌戴玉給打碎了。
  “吱吱!吱吱!吱吱!”
  不斷滲出黑血的兩個眼睛,讓黑蜘蛛發出了陣陣急促而短暫的悲鳴,它瘋狂揮舞著自己的彎刺,企圖將凌戴玉這個罪魁禍首刺穿,為自己的兩只眼睛報仇。
  一套連招打完,全技能進入cd的凌戴玉,被這黑蜘蛛的氣勢給嚇了一跳,迅速選擇了拉開距離……
  “靠,虛張聲勢嚇老子呢?!給爺納命來!”
  離遠了一看,發現蛛網粘性還未徹底消失,黑蜘蛛那遲緩的動作,幾乎無法對自己造成威脅后,凌戴玉頓時又有了底氣,怪叫的再次沖向了黑蜘蛛。
  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甚至剛進第三階段的時候,都特么是那大老黑一個人在秀,他已經觀戰了夠久了,現在是時候好好操作一下了!
  “別過來,boss馬上就要狂暴了,你處理不了!”
  正殺氣騰騰高速殺向黑蜘蛛的凌戴玉,聽到大老黑的這句提醒后,瞬間反向踏步減速,接著順勢擰轉身子,加速反跑,順帶進入潛行。
  一秒不到的時間,凌戴玉流暢無比的完成了180度轉向加速,并進入潛行的操作,將自己身為刺客的靈活性,在這一刻展現得淋漓盡致。
  “應該快狂暴了吧?”
  林峰記得他當時查雪蛛副本相關資料的時候,有看到過黑白二蛛的屬性特點是輸出高,控制遠,抗性極端,血線不高,所以,他估摸著沒啥物理防御的黑蜘蛛,先被他射了一分來鐘,現在又吃了凌戴玉一整套爆發后,血線應該離狂暴不遠了。
  其實他挺煩神言這一點的,一個游戲為了貼近現實,不顯示傷害數字,也不顯示boss剩余血量,簡直就是要難受死他這種心算達人。
  要知道在之前的游戲里,他最引以為豪的就是在各種數值下,高效完美的傷害計算能力。
  “砰!砰!砰!”
  為了避免兩個boss分散,林峰利用氣機鎖定的三連射,將三發子彈精準而狠辣的射進了黑蜘蛛那黑洞洞的眼窩,對黑蜘蛛造成大量傷害的同時,將其仇恨值引導了自己身上。
  接著便是老辦法的老鷹捉小雞打法,只不過這一次換成白蜘蛛擋在了中間,而且還未解除天羅地網減靈活性debuff的倆boss,對他的走位威脅極小,讓他有了更多的輸出空間。
  ……
  “這又是在搞什么?”
  “他怎么一直在盯著物抗超高的白蜘蛛打?那黑蜘蛛很明顯血量所剩不多了,先解決一個不好嗎?”
  “他能想到法子讓boss自己捆自己,腦子應該挺好使才對啊,怎么現在的選擇這么蠢?”
  副本外的帥氣騎士,一張帥氣的面龐在此刻因為疑惑皺巴成了樹皮臉。
  他真的非常難以理解視頻里,那個大老黑的輸出選擇。
  在看不見傷害數值的他看來,物理系輸出職業的大老黑,打白蜘蛛三槍造成的傷害絕對還沒打黑蜘蛛一槍來得高。
  他就納了悶了,為什么這大老黑非要放著明顯血量所剩不多的黑蜘蛛不理,去逮著著血量至少超過八成的白蜘蛛猛錘呢?
  他倆有仇?
  先迅速干掉了一只黑蜘蛛,然后跟剩下的白蜘蛛,來一場真男人之間的對決,不舒服嗎?
  非要玩一打二?
  還是說這個大老黑覺得一打二會比較帥一點?
  “不清楚……”
  絨花也不解的皺起了自己筆挺的眉頭,她瞇著眼睛仔細觀察視頻內大老黑的打法,觀察了了好一會,才若有所思的猜測道:
  “或許他是想控制兩只boss的血線,讓它們同時進入狂暴期……”
  “他瘋了嗎?!”聽了絨花的猜測后,帥氣騎士第一時間便是的搖頭否認道:
  “讓這兩只boss同時進入狂暴期的話,就是我們兩支小隊上去都不夠送的,他只要腦子沒問題,就不可能這么想。”
  “你回憶一下他從第一階段開始到現在的表現,像是個腦子正常的人嗎?”
  “確實不……太像,但是我還是無法去相信,他敢這么瘋狂。”
  “那你怎么解釋,他那白五黑一的攻擊方式?或許這個副本有什么攻略,是倆boss同時狂暴便會互相廝殺,或者會相互抵消狂暴狀態……”
  “白五黑一?互相廝殺,狂暴抵消?”帥氣騎士被絨花極具想象力的猜測給說愣住了,但很快他便恢復清明的看向了對方,并繼續搖頭提出反對想法道:
  “你玩過的游戲比我多,對于各種副本的套路肯定懂得也比我多,所以,我不知道你猜的那兩種情況會不會發生。”
  “但就你說的白五黑一的攻擊方式而言,我更傾向于他只是為了一直延續黑蜘蛛的仇恨值,不讓黑蜘蛛拉開距離遠程騷擾他罷了。。”
  “以我們打了這么多次雪蛛副本的經驗來看,白蜘蛛的物理防御應該在黑蜘蛛的八倍以上,他這每打白蜘蛛五槍,便打黑蜘蛛一槍的攻擊方式,甚至無法讓這倆蜘蛛的血線同步下降,更別說讓白蜘蛛的血線趕上黑蜘蛛了。”
  “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讓兩只boss同時……”
  “天吶!”沒等帥氣騎士把自己的理論說完,身后一直沒敢說話的攻堅小隊成員們,竟是像憋不住了般的在那議論紛紛道:
  “白蜘蛛要狂暴了!”
  “黑蜘蛛也要狂暴了!”
  “花姐竟然猜對了!”
  “不!花姐只猜對了一半,兩只boss確實一起狂暴了!”
  “但是兩只boss并沒有相互廝殺,或者狂暴抵消!”。
  “這個黑炭槍手要撐不住了!”
  ……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基金理财平台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预测专家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提前出 北京pk10规则 浙江11选5下载 上海11选5走势图表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 最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视频 搞活动的时时彩平台 内蒙古11选5官网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开 快中彩玩法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