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47章取舍

  雪蛛副本外:
  “這群人都是什么臭魚爛蝦啊?!沒有一點互幫互助就算了,那個傻大個難道還不知道打這個副本,要換上一些加移速加敏捷的裝備嗎?”
  通過錄制轉播的視頻看見雪坡上,亂作一通,四散攀爬的隊員,以及雪球都躲不開,只能在那扛著盾牌,傻傻挨撞的猛犸后,帥氣騎士按捺不住的嗶嗶出了聲。
  這些人雖然不是他的隊員,也不是血色內部的簽約人員,但至少也算是攻堅小隊的一員,算是他們血色的一員。
  現在出現這種如此愚蠢慌亂的表現,實在是讓集體榮譽感較強的他覺得有些丟人。
  特別是那個拿盾牌在那扛雪球的傻大個,差點沒把他氣吐血了,就沒見過這么蠢的。
  正常移速的話,就算是沒加移速,移速只有初始50的玩家,面對山頂滾落的雪球,只要預判足夠準確,都應該能躲掉才對,而這個傻大個明顯距離感不咋地,還可能穿了一些加防御減移速的裝備,所以才會顯得如此笨拙。
  來打雪蛛副本不穿加移速裝備就算了,還特么穿減移速的裝備,簡直就是豬腦子。
  “外部成員的攻堅小隊本來就不固定,沒配合默契度差是很正常的。”
  比起臉色難看的帥氣騎士,絨花倒是沒什么情緒波動,甚至還有心情替第六小隊辯解一句,畢竟她其實沒有特別希望第六小隊能順利通關。
  不過,有一點她也跟帥氣騎士的感受一樣——那個叫猛犸的傻大個確實蠢。
  就算沒有加移速的裝備,也可以把減移速的裝備先脫了不是?等過了這個階段再把裝備給穿上不就完事了?
  “不過,我們那個黑外援到底在想啥呢?”吐槽完自己公會的人,帥氣騎士又忍不住開始吐槽林峰道:
  “他一個人跑那么快有啥用?難道他還想要自己一個人去單挑第三階段的兩個boss不成?”
  “身法靈活,槍法好,多幫幫隊友不知道嗎?他只要放慢速率,跟在隊伍附近,開槍替隊友解決一下那些蜘蛛,他那倆女隊友也不至于慢到這種地步啊。”
  “他不會是不知道第二階段,得全部人到了山頂才能傳送進第三階段吧?”
  “不太清楚。不好說。”絨花也不清楚林峰到底想干嘛,但基于之前的打臉教訓,她選擇了沉默是金。
  ……
  副本內:
  一開始就在全速登山的林峰,花了兩分鐘不到的時間,便到達了山頂,凌戴玉在得到林峰的指示后,也開始全力追趕林峰,最終比林峰晚了三十秒到達山頂,用時也就剛過兩分鐘。
  “大神現在該怎么辦啊?猛犸已經倒下了,蝶花也馬上要撐不住了,得趕緊幫幫他們。”
  到達山頂的瞬間,凌戴玉便焦急的轉過身,看向了險象環生的蝶花,并希望林峰趕緊告知他通關的方法。
  雖然在副本里死亡并不會有死亡懲罰,也不會被傳出副本,能以靈魂狀態跟著隊伍,甚至還能在小隊語音內給出自己的建議,但在第二階段就折了幾個隊友的話,最后的第三階段,還打不打了?
  “你們信我嗎?”
  正在焦急觀望隊友的凌戴玉,沒等來大神的通關方法,只等到了小隊語音內,大神毫無情緒波動的一句話。
  “信信信!大神我們肯定信你,趕緊出手吧!”
  凌戴玉頭也不回的點頭應和著。
  “信,驢哥,趕緊出手吧,我姐要掛了!”
  已經死亡靈魂出竅的猛犸,也跟著焦急的在語音里應和催促著。
  “那就讓她們趕緊死……”
  “好!姐,你聽到沒有,驢哥讓你趕緊……啥?!驢哥你說啥?”
  “大神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林峰不緊不慢的回答,然后看著堅持不住被雪球砸成白光的蝶花,面無表情的解釋道:
  “幫她們上來不是沒可能,但很花費時間,很可能直接就把通關時間浪費在這里了,所以,她倆放棄抵抗,直接讓我倆去下一階段,才是最好的選擇。”
  “只要人死光了,就算你一個人,也能進入下一階段。”這是馬臉騎士給林峰的第二階段建議,他其實也很想這么執行來著。
  可惜,他只有20級,如果真只剩他一個人的話,開啟不了第三階段的傳送門,所以,他得先把凌戴玉騙上來。
  “你的意思是,光靠我倆就能干掉那boss?”
  凌戴玉腦子轉的很快,立馬便意識到了林峰的想法。
  當然,他不是沒想過這個大老黑可能是想一個人單刷boss,可對方畢竟在他登頂后才提出拋棄隊友方案的,說明他應該還是挺有用的。
  對吧?
  “emmm……確實……”
  林峰也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看在現實里他倆關系鐵的份上,他準備給凌戴玉留點面子。
  “那……”
  見林峰點頭,凌戴玉心中也是有了自己的決斷,現在放棄芭比球的話,他倆還有機會在獎勵時限內去挑戰boss,不放棄的話,以現在芭比球的登山速度,他們估計在獎勵時限內,連第二關都過不了。
  只不過在看到正在半山腰頑強掙扎的芭比球后,他想說的話,卻是像魚刺一般卡在了喉嚨里,怎么都說不出來。
  “砰!”
  冷不丁的,林峰對著芭比球抬手便是一槍,他從凌戴玉欲言又止的姿態,get到了對方的意思,所以,既然對方不敢說,那就他來做。
  反正不認識,也沒瓜葛,得罪了也問題不大。
  “嘭”
  林峰射出的子彈,命中了芭比球旁邊的一片積雪,強悍的攻擊力將雪面轟出了一個小坑,接著為了躲避雪球,正往側邊挪動身子的芭比球,好巧不巧的一腳踩到了坑洞的邊緣,失去平衡的摔倒在了積雪之上。
  “噗!”。
  疾馳而來的雪球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意思,干脆利落的將倒下的芭比球碾進了積雪之中,而本身生命值就所剩無幾的芭比球,在被碾過的那一剎那,也血線清零的化作了白光消失在了原地。
  只在雪面上,留下了一個人形凹陷以及兩個圓圓的坑洞。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大乐透开奖地区中奖公布 重庆快乐十分一月开奖 福彩3d今天试机号和金马 盛鹏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河北11选5的技巧大全 20070904上证指数 万豪国际棋牌游戏下载 极速时时彩75秒开奖 淘股吧不死鸟韦一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河南 18luck在线娱乐城百家乐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最新app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