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42章血色攻堅隊
    熟悉的,帶著雞屎味的新手區:
    “主城都開放了,還有新人出生在我們這個鄉下小疙瘩?”
    剛上線便聞到了烤雞的香味,但卻沒有看到烤雞人的林峰,見怪不怪的對著一處空氣詢問道。
    這種情況他遇見過好幾次了,因為他們這個據點雖然很偏僻,但仍然屬于新人出生的新手區之一,所以偶爾還是會有那么幾個,思路清奇的新人突然出生在這里。
    為了防止嚇到新人,馬臉騎士往往會用潛行烤雞的方式,來躲避跟新人的正面接觸。
    只不過最近隨著越來越多的玩家到了四階,達到了系統的主城開放要求,讓神言的幾個低階主城開放后,99%的新玩家都會選擇出生在主城附近的新手區,1%不喜熱鬧的,也會選擇出生在一些補給更方便的小型村鎮附近。
    像他們現在待的這種位于鄉下的初始出生點,估計只要腦子正常點的,都不會選擇在這里出生。
    這也是為什么他們會把這處新手區當做自己的大本營。
    清凈,自在,無人打擾,還有雞烤,這么好的地方哪里找?
    “神言現在每天新加入玩家的數量,都可以用百萬來當做計量單位了,所以,這么大的基數下,會出現那么一兩個憨批,不是很正常嗎?”
    坐在火堆旁的馬臉騎士,解除潛行露出了自己的身形,絲毫不受影響的坐在火堆旁,給烤至金黃的雞涂調料。
    他一天至少得花三個小時在這個地方烤雞談生意,對于這種想法獨特的憨批新手,早已是習以為常了。
    “確實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林峰贊同的撇了撇嘴,接著輕車熟路的踢死一只公雞,收集術拔毛,小刀除去內臟,串上細木條后,拿著串好的雞走到馬臉騎士對面坐下,一邊烤雞一邊詢問道:
    “今晚要幫血色過副本?”
    “嗯?”一直沒去看林峰的馬臉騎士,涂抹調料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后用略帶不滿的語氣的猜測道:
    “你知道了?是葉雯雯去主動聯系你了?這女人又想搞什么小動作?”
    “不是。”林峰搖了搖頭,澄清道:“我有個朋友,就是跟你說過那個刺客,加入了血色,現在是血色第六攻堅小隊的隊長,所以那個雪蛛副本,他也會參加。”
    “第六攻堅小隊?”馬臉騎士愣了一下,他記得血色公會內部成員組成的攻堅小隊只有三個,也是現在血色戰力最強的三個主力攻堅小隊。
    他很難理解,為什么葉雯雯會整個第六攻堅小隊過來?
    “嗯。”不知道馬臉騎士在想啥的林峰點點頭,繼續分享自己得到的資訊道:
    “你不是答應血色帶他們過七次副本嗎?他們便派出了七個攻堅小隊,一個隊跟著過一次。”
    “七個?”馬臉騎士再次楞了一下,接著他便恍然的翻了個白眼道:“害我大概懂那女人的心思了。”
    “這個小狐貍估計是猜到我會在副本里耍詐了,所以特地派了七個小隊來過這七次副本。”
    “她就是想要看看七支不同的隊伍,在被帶著過副本之時,我分別會采取什么樣的打法和戰術安排,然后借此分析總結推斷出我的攻略大概是什么。”
    “應該跟你猜的差不多。”聽了馬臉騎士的猜測后,林峰贊同的點了點:
    “我朋友說上頭有給他們下命令,在刷本的時候注意總結大神的打法,并找一個能分出功夫錄像的人,把通關全過程給錄下來。”
    “這個小狐貍還是精的呀……”馬臉騎士略帶感慨的搖了搖頭,雖然他對這個上一世拋棄了他的女人有著各種的怨念,但不得不承認,對方的能力確實很優秀。
    可惜對方算計錯了人,因為這次帶他們過副本的核心,并不是什么攻略,而是林峰這個bug。
    ……
    植被稀疏,白雪皚皚,放眼望去就猶如白色畫布上,被灑上了零星綠色染料的三階地圖司拜德凍原上,一群裝備成套,氣勢不凡的玩家,正有組織的站在一個淺藍色的空間漩渦前,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這些玩家五人一組的站成一列,總共站成了七列,其中較靠近空間旋渦的三列,站立的整整齊齊不言茍笑,宛如三隊身經百戰的士兵。
    而站得較外圍的四列則顯得有些烏煙瘴氣,不僅隊形沒站直,隊列內的隊員們也并非全是站著的,他們或站或坐或躺的混成一團,怎么看怎么像是四支濫竽充數的雜兵。
    “副會長,您消息比較靈通,知不知道這次的這個大神是什么來路啊?”
    一身皮甲成套,還閃著淡淡藍光的凌戴玉,站在四列雜兵中的第三列最前邊,此時正伸直了腦袋在跟雜兵第一列首位黑袍男子搭話。
    黑袍男子id叫“帥得簡直非人類”,職業是隱藏職業飛禽召喚師,傳說在游戲初期還曾一度被譽為血色第一打手,現在雖然沒了當初的風光,但好歹也還是血色的掛名副會長,以及血色第四攻堅小隊的隊長。
    所以在凌戴玉看來,對方這個掛名高層知道的情報,應該比自己這個剛來血色沒多久的新人多才對。
    “別問太多。”黑袍男子昂著頭,雙手抱于胸前胸前,一臉冷酷的瞥了凌戴玉一眼后,會長派頭十足道:“該知道的你自然會知道。”
    “哎喲,裝啥裝呢?!搞得你好像知道一樣?”
    “喲喲,瞪我干嘛?我說錯了?!還是你急眼了?!”
    “要不這么著,副會長大人,您要是真知道啥呢,就跟大家伙說說,證明一下我污蔑您唄!”
    還沒等凌戴玉接話,站在第五列首位,剛還席地而坐,跟身后的人在嘮嗑的精靈劍士,便是突然插話狂懟黑袍男子。
    這個精靈劍士,凌戴玉也認識,id叫“不分東西”,種族精靈族,職業是戰士,加點走的是敏捷劍士流派,也是神言初期就加入了血色的老成員,現在是血色第五攻堅小隊的隊長。
    據公會內的小道消息稱,這精靈劍士跟他們這個名譽副會長是同班同學,剛入游戲那會關系還挺好,后來因為副會長不地道,暗地里想勾搭精靈劍士在游戲里的女友,導致倆人鬧翻了。
    直到現在倆人關系依舊勢如水火,見面就吵架或干架。
    “小影子啊,你作為公會的潛力新星,可千萬不能跟某些掛名叫副會長,卻連血色內部成員都不算的人走太近,會影響你的前途的,像……”
    正如凌戴玉所聽到的傳聞那般,精靈劍士一開口,便是對黑袍男子的無情譏諷,絲毫面子都不給對方留。
    “不敢不敢,謝謝東哥看好我,但潛力新星實在是不敢當啊!”
    身為交際老油條的凌戴玉,擺了擺手,忙插話打斷精靈劍士繼續嘲諷的勢頭,并謙虛的跟對方道了個謝,對黑袍男子的事,則好像沒有聽到一般,半字不提。
    他作為一個新人,兩頭不得罪,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別謙虛了,現在血色誰不知道你啊?一張迷死人的帥氣明星臉,個人實力超群,還是十一個攻堅小隊的隊長里,唯一的一個入會沒超過半個月的新成員,強力新星。”
    “聽內部小道消息,要不是你進公會時間太短,上頭都準備把你給簽進血色的內部公會!要是以后高升了,可記得要多提拔提拔你東哥我啊!”
    “當然啦,也要切記勿驕勿躁,要腳踏實力的努力,免得像某人一樣,當了副會長還特么能掉出高層,變成外部成員,真的是丟人丟到……”
    精靈劍士顯然很好看凌戴玉的前程,言語之間盡是夸贊之詞,但是夸著夸著就變了味,開始本能的嘲諷起了身后黑袍男子。
    “喳!”
    一聲高昂的鳥叫打斷了精靈劍士的嘲諷話語,一只展翅至少兩米多長的巨型禿鷲,出現在了黑袍男子的身后,并飛快的撲向了精靈劍士。
    “喲?這是惱羞成怒了?!”
    早就對黑袍男子的大鳥見怪不怪的精靈劍士,迅速開啟敏捷系劍士流派必備的展示技能“輕身”,接著依靠輕身帶來的減重效果,高高躍起,躲避了大鳥撲擊的同時,抽出長劍準備由上而下對黑袍男子進行反擊。
    “嘭!”
    就在凌戴玉迅速后撤,準備找個舒服的角度看好戲之時,一個火球突然砸到了巨型禿鷲的身上,禿鷲被炸回了黑袍男子的召喚空間,準備反擊的精靈劍士,也因為火球爆炸的余波,沒了反擊的角度,只能作罷的收回了長劍。
    “要打架就跟老娘打!”
    火球的釋放者,站在第一列最前面,身穿血紅色緊身法師套裝的寸頭女子,一臉不爽的朝著黑袍男子和精靈劍士吼了一句。
    這個女的,凌戴玉印象很深,id叫“戎花”,第一攻堅小隊的隊長,一二三攻堅小隊的真正訓練者和統領者,職業是隱藏職業縱火者,脾氣火爆,個人實力極強,是血色公會內戰力前五的存在,在血色內部,乃至高層都有很大的話語權。
    最重要的是,她是一到三攻堅小隊里,凌戴玉唯一無法雞動的妹子。
    “你們這是在熱身嗎?”
    就在絨花怒氣沖沖的走出隊伍,準備爆發之際,隊伍外傳來了這么一句疑問。
    “我的法克?!”
    最靠近疑問來源的凌戴玉,下意識的回頭望去,然后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山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股票配资如何跟踪客户 股票分析软件破解版 香港黄大仙精选资料网站 smi理财平台 内蒙快三20191025一期 上海时时乐历史 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贵州快3走势图形态 彩票论坛官网网站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杨方配资怎么样 腾讯分分彩计划 精 甘肃11选五Top10遗漏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