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13章葉雯雯
    S城郊區有一個帶院子,占地面積在兩千平米以上,裝修極其奢華的別墅,別墅大院外門上噴染了一個巨大的血滴標志,昭示著這所別墅的歸屬——血色俱樂部。
    位于別墅中心的獨立小洋房內,一名身姿婀娜,膚若凝脂的靚麗女子,正穿著一件小吊帶,在等人高的落地鏡前搔首弄姿。
    “emmm……”
    忽然間,靚麗女子捏了捏自己白皙的胳膊,感受了一下上邊肌膚的絲滑與彈性后,滿意的笑了,她輕挪蓮步的走到睡床旁邊的游戲艙前,輕輕撫摸著上邊的玻璃艙門,聲音輕柔道:
    “看來這二十來萬沒白花啊,這段時間,我渾身的肌膚狀態都被保養得挺不錯的。”
    “我現在的狀態,就是比20歲左右的少女,也……”
    “葉總!!!”
    洋房外一聲急切的通報聲,打斷了靚麗女子的自我欣賞,也說明了靚麗女子的身份。
    這個別墅內,能被稱為葉總的,只有一個人——血色俱樂部神言分部負責人,血色公會的會長葉雯雯。
    “我不是說了十點以后,誰都別來打擾我嗎?!”
    葉雯雯不悅的輕輕皺了下眉頭,并沉聲呵斥房外一句。
    不過,不悅歸不悅,嘴上表現得很是不滿的她,還是找了件外套披上,緩緩的往屋外走去。
    通報的人是她秘書,跟了她好幾年了,最是清楚她的規矩,會在這個時間點來打擾她,肯定是有要事的。
    “葉總,對不起,事發突然,打擾到您休息了!”
    通報的是個西裝革履,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高大男子,他在見到葉雯雯的第一時間,便是先低下頭道了個歉,接著才抬頭解釋原因道:
    “我也是突然接到您哥哥的電話,說是他那邊找到了一個卓越級別的強力果實,希望能第一時間轉交到您手上。”
    “我哥?”
    似乎很是不樂意聽到自己哥哥的訊息,葉雯雯下意識的就想要皺起眉頭,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趕緊給松開了,她輕輕吸了一口氣,有些煩躁的問道:
    “他又想干什么?!就算找到了卓越級別的果實,也不應該是來找我,他應該先上報,他這樣直接來找我是不符合規矩的,這風頭浪尖的,他就不能消停會嗎?”
    “這個……”秘書猶豫了一小會,環顧了一下四周后,才壓低聲音繼續解釋道:“他說這個果實的效果很逆天,如果用在您身上,或許能幫您獲得隱藏職業,他知道您會長的位置坐得不是……”
    “你說什么?!隱藏職業?!”
    聽到“隱藏職業”這個詞后,葉雯雯有些激動的踏前一步,抓住了男秘書的胳膊,而這一動作也讓她披著的外衣不慎滑落,光潔如雪的雙肩,在陰暗的環境下,顯得尤為亮眼。
    不怪她如此失態,只能說隱藏職業的價值實在是太高了!只要有了這個隱藏職業,那么她公會會長的位置,就算是坐穩了!
    坐穩之后,她在董事會那邊的話語權也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是的,您哥哥是這么說的。”微不可察的瞄了一眼葉雯雯的雙肩后,秘書趕緊低下了頭,輕聲提醒道:
    “葉總,您的外套,晚上比較冷,別著涼了。”
    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的葉雯雯,迅速松開了握住秘書肩膀的手,轉過身,一邊往屋里走,一邊向身后擺手道:
    “我知道了,事情記得保密,至于地上那件外套,幫我丟了吧……”
    交代完,正好走進房內的葉雯雯,趕忙關上門,踏著迅捷的小碎步往床邊跑去,然后動作迅捷的躺進了床邊那臺多花了二十來萬,只多了一個保養功能的游戲艙內。
    ……
    狼毫村,血色裁決的臨時據點內:
    “大神,您來啦……”
    一個穿著成套綠色皮甲的弓箭手,畢恭畢敬的朝著空氣彎了一下腰,下一秒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他朝著的那個地方,竟是突然出現了一個戴著馬臉面具的騎士。
    “感知不錯啊,想不到血色裁決里頭,還有你這么精銳的成員,看來葉雯雯對她這個哥哥還是蠻上心的嘛……”
    馬臉騎士目光贊賞的拍了拍弓箭手的肩膀,無視其臉上有些僵住的笑容,徑直走到倉庫內唯一鋪著狼皮毯的椅子前,一屁股坐下。
    “剛從一個賊雞兒冷的地方回來,借你們會長的椅子暖和一下,應該沒事吧?”
    “當然沒事。”綠甲弓箭手恢復了如初的微笑,點頭道:“會長吩咐過了,一定要讓您賓至如歸。”
    “吩咐?”馬臉騎士琢磨了一下綠甲弓手的用詞,接著翹起了二郎腿,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用背部跟松軟而溫暖的狼皮毯摩擦了好一會后,才心滿意足的看向綠甲弓手道:
    “你的意思是,你們會長鴿了我,或者說,我的面子不夠大,所以讓你來接待我?”
    “不不不!他怎么敢放您鴿子,實在是總公會那邊臨時有事,不得已才讓我來代替他招待您。”綠色弓手趕忙幫自個會長解釋了一句。
    “emmm……算了……”似乎并不準備跟身為下屬的綠甲弓手繼續閑扯下去,馬臉騎士不舍的摸著狼皮毯站起了身,并巴掌張開平放的把手伸向綠甲弓手道:
    “既然他不在我就不坐下來討茶喝了,趕緊把東西給我吧,我還有事……”
    “東西……會長給我了,在這呢……”
    聽到馬臉騎士的吩咐后,綠甲弓手態度恭敬的從物品空間里拿出了一個黑匣子,只不過卻沒有要把它拿給馬臉騎士的意思。
    “不過……”
    “咻!”
    綠甲弓手腳下的土地突然破裂,一桿黑槍鉆出,自下而上的將綠甲弓手懟了一個菊花殘。
    正眼角噙著笑意,嘴巴微張,準備說些什么的綠甲弓手,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便保持著這個姿勢,化作了點點白光,只留下了手中的黑匣子和一個泛著綠光的護手。
    裝備精良,感知極高,明顯是第一梯隊前列高端玩家的綠甲弓手,竟是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黑槍給秒殺了。
    “兄弟,你為什么會覺得自己有資格跟我談判啊?”
    馬臉騎士不解的搖了搖頭,招手收回了黑槍,并將槍頭在狼皮毯上仔細的蹭了好幾遍,然后才慢悠悠走到正在緩緩復原的地洞旁,撿起了黑匣子,并看著黑匣子喃喃自語道:
    “這貨應該是他們總會的,這么看來,我送的那份大禮,也應該差不多送到了吧?”
    ……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皇家88网站app 有闲钱怎么投资理财 彩票讨论软件 甘肃11选5任3中了多少钱 安徽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基金申购认购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c贵丰配资 广东快乐10分稳赢技巧 上海快三一定牛 五分彩是什么地方开的 上海11选5开奖公告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 自媒体怎么赚钱 海南体彩飞鱼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