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11章凌太監


  晚上九點四十五分,林峰公寓內:
  “你特么是豬嗎?中午來找你在睡覺,現在來找你,你還在睡覺?你昨晚是通宵了?”
  有了好消息,興沖沖打包著夜宵來跟林峰分享的凌戴玉,一進門便發現,林峰這貨又在睡覺。
  “怎么了?啊我睡了多久?”
  睡得正舒服,卻被凌戴玉給吵醒的林峰,明顯還沒有睡夠,睡眼朦朧,打著哈欠,一臉的迷糊。
  “從你家里的擺布,以及桌上這瓶水的水位來看,你沒吃晚飯,沒洗澡,也沒怎么喝水,至少睡了三個小時吧……”說著,凌戴玉一邊往餐桌上擺放夜宵,一邊沒好氣的吐槽道:
  “要不是我突然打包個夜宵過來,估計你半夜醒來,就只能吃中午沒吃完的那些剩菜了。”
  “說起來,老子還真成了你家保姆了,你吃的全是我給你打包的。”
  “我睡了這么久嗎?”林峰用力的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更清醒一些,但發現用處不大,腦子還是迷迷糊糊的,仿佛嚴重缺覺一般。
  “我看你是睡傻了,吸溜再困也別坐床上了,吸溜趕緊過來先把夜宵吃了,吸溜飯都不知道吃,吸溜也不怕餓死,吸溜”
  凌戴玉狼吞虎咽的解決著自己那份面條,一副餓壞了的模樣。
  “嗯……”看著凌戴玉的吃相,頓時感到一陣餓意來襲的林峰,慢悠悠的爬下床,蹦到餐桌前坐下,打開餐盒的同時,不忘嘲諷凌戴玉:
  “還吐槽我不知道吃飯,看看你自己這惡鬼投胎的樣子,準是肝游戲肝得忘了吃晚飯!”
  “我至少還知道吃,吸溜你怕是要睡到餓死!吸溜吸溜”凌戴玉頭也不抬的懟了一句。
  20秒后:
  “吸溜溜溜溜”
  把最后一口面條吸溜完,肚子舒坦了許多的凌戴玉,動作開始變得斯文,從餐盒拿了個燒餅,慢條斯理的就著面湯吃,并一邊吃一邊繼續數落林峰道:
  “不是我說你,再怎么無聊,再怎么悶得慌,也該注意個度啊!你這一下子給自己整過度了,睡得不省人事的,餓死了都沒人給你收尸!”
  “啊?啥婉儀?”嫌棄燒餅有些咸,正一口面條一口燒餅搭配著吃的林峰,用鼓囊的嘴,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
  “我說你,要節制!別跟五姑娘折騰太多,年輕也不是你這么玩的啊!”
  說完,凌戴玉看著林峰那鼓鼓囊囊的嘴,知道林峰一時半會還沒法把嘴里的東西咽下去,便不等林峰反駁,便繼續勸解道:
  “你也別解釋了,一個人在家沒事干,腳崴了還不能運動,那為啥能累到睡得不分晝夜,不知道吃飯?不就只能因為那檔子事嘛……”
  “而且看你那黑眼圈,昨晚怕是整了不下三四次,明天得給你整點韭菜,腰子什么的補一補才行。”
  “不是我說你,就你這外形條件以及家境,在大學里找個女朋友,那不是輕輕松松的嘛,何必把自己憋成這樣呢?”
  “實在不行,讓我改天給你網購個fj杯也行啊,用手解決真不是什么長久之際,害人又害己,還……”
  “stop!你夠了!”好不容易把嘴里的東西給咽下去的林峰,趕緊把凌戴玉給叫停,他怕凌戴玉再說下去,他會忍不住踹凌戴玉一腳。
  大晚上他腳可疼著呢,他實在不想再給自己的豬蹄增加負擔。
  “算了算了,不說你了,說多了你也不好意思。”知道林峰行動不便,無法威脅到自己的凌戴玉,有恃無恐的繼續皮道:
  “別說兄弟我不幫你,干脆明天我就直接把劉笛青給你帶過來得了!”
  “行!你要是帶得過來你就帶,最好多帶幾個,我身體好,受得住。”林峰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凌戴玉,跟著他一起開起了玩笑。
  既然奈何不了,那就干脆加入唄,不然還能怎么辦呢?
  反正這賬林峰記下了,等他的豬蹄好了,肯定得給凌戴玉來一腳。
  “ok,你答應了就好。”凌戴玉回了一句林峰有些聽不懂的話,并在林峰不解的目光下,嘴角微翹的掏出手機發了幾條信息。
  “你在發什么?”
  看著凌戴玉那陰謀得逞的表情,林峰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發信息給劉笛青,讓她明天中午過來,一起吃個午飯啊。”凌戴玉一臉燦爛的舉著手機給林峰看。
  “我艸……”林峰剛想爆粗口,把玩笑開過了頭的凌戴玉給噴一頓,卻是發現事情好像不是他想象中那個樣子。
  聊天記錄:
  劉笛青
  21:02
  在嗎?
  凌戴玉
  21:26
  在在在
  剛才打游戲去了了
  怎么了?
  劉笛青:
  那個林峰
  不是腿傷了嗎?
  我想去看看他
  方便嗎?
  凌戴玉:
  方便。必須方便啊
  你準備什么時候來?
  劉笛青:
  看你們
  明天我沒課
  凌戴玉:
  你稍等,我去去就來
  21:52
  他也想見你
  要不明天一起吃個午飯吧
  明天我去你們宿舍樓下接你
  劉笛青:
  好
  ……
  “她怎么知道我腿…腳弄傷了?”知道是劉笛青主動要來后,林峰莫名感覺有些慌張。
  “我不是跟你說了我今天有碰到她嗎?你以為我在忽悠你呢?”
  ‘我還真以為你在忽悠我!’
  沒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了,林峰略帶不滿的看著凌戴玉道:“那你干嘛嘴那么碎,到處宣傳我腳受傷。”
  “那她問我你去哪了,我說你今天沒來,她追問我為啥你沒來,難道我還編個理由騙她啊?”凌戴玉先是辯解了一句,接著一臉疑惑道:
  “不對,你的小初戀要來看你,你不應該開心才對的嗎?怎么感覺你一臉的不樂意啊?”
  “我……我……我覺得有點尷尬。我我……”
  “你尷尬個錘子。”凌戴玉直接打斷了林峰的我我我循環,恨鐵不成鋼的bb道:
  “我說你個榆木腦袋啊,你就開個竅吧,人家這擺明了還對你有意思,要送上門來給你機會,你特么還在那不樂意,說什么尷尬?!”
  “我就搞不懂你了,人家妹子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性子還溫柔體貼,妥妥的完美女友,你怎么就那么不樂意跟人家接觸呢?”
  “聽我的,只要大膽嘗試一次,你便會意識到五姑娘的活有多次,從此便能戒擼成功!”
  “不是,我……”林峰還想解釋兩句,但凌戴玉卻不準備給他這個機會,bb完直接直接起身開溜,并頭也不回道:
  “反正我幫你答應人家了,你要是真不敢面對人妹子,就自個去拒絕人家。”
  ……
  “嗙!”
  “我就不信你敢去拒絕人家!”
  狠狠把林峰家的門給關上后,凌戴玉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
  以他兄弟這性子,估計等到大學畢業都找不到女朋友,為了兄弟的身心健康,也為了讓自己能夠徹底安心,他必須的站出來,推他兄弟一把。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我网赌每天赢200就收 481彩票网最新版下载 江西时时彩号码直播 王中王精选五码中特 贵州11选5动先走势图 002190股票 甘肃快三专家推荐号码今 深圳风采077 黑龙江11选五前三组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一定牛 浙江快乐12走势图 大胆买一肖100%准 已公开 2001年上证指数 辽宁福彩快乐12开奖 香港马报纸资料 配资杠杆还问尚牛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