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神言法則 >第9章馬臉騎士


  “這個黑槍騎士,無愧于標題的大神之名!隱藏職業對于他來說,也只是錦上添花罷了……”
  視頻結束后,林峰還反復觀看了十來次視頻最后的兩分鐘,被黑槍騎士最后的反攻操作給徹底震撼住了的他,情不自禁的感嘆了一句。
  在一點紅狂風驟雨的攻擊下,一槍精準的挑中尾刺,這簡直就是猶如神技一般的操作!
  非人類的眼力,變態的洞察力,無解的時機掌控能力,以及極高的長槍熟練度,這四種能力得其一,便能讓一個玩家脫穎而出,成為大眾口中的大神人物,而黑槍騎士這一槍,卻是將這四項能力在一瞬間完美的結合起來,并展現得淋漓盡致。
  這種操作的映襯下,被玩家們傳得神乎其神的隱藏職業,反倒是顯得有些暗淡無光了。
  “難怪這個視頻能只用不到半小時,便在貼吧直接爆火登頂,把隱藏職業整成陪襯的男人,確實太頂了。”
  放下手機后,林峰忍不住再次感嘆了一句,接著思緒便是活絡開了。
  “可惜視頻太短了,沒能看到boss死了以后爆了啥,這么難頂的boss,至少也得爆個卓越材料吧?”
  “不知道這材料是直接爆出來的,還是需要玩家自己動手去收集。”
  “對了,好像昨天看貼吧有看到過,貌似是說現階段神言的boss都不爆東西,只能自己去從尸體上收集來著。”
  “那要是怪的尸體再大一點,收集個尸體不得花個一整天?或者說,遇到像一點紅這種全身都是鐵的硬茬,壓根破不開皮,收集不動怎么辦?”
  “等會!要是這游戲里,有美人魚這個怪的話,那豈不是……”
  ……
  “沃德發?!”
  一陣亂想,搞得自己情緒激昂,迫切想要升級走出新手區的林峰,剛一上線,便看到一個戴著馬臉面具的騎士,以及一個火堆,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emmm,準確的說,應該還有一只一毛不剩,渾身呈現金黃色,并油光發亮的公雞,被架在了火堆之上。
  “這是在干啥?!”
  林峰有些不知所措的詢問了一句。
  “這不是很明顯嗎?在烤雞啊……”
  馬臉騎士看了林峰一眼,語氣中帶著些許疑惑,似乎很是納悶林峰為什么要明知故問。
  “哦!”接著馬臉騎士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也不等林峰說話,便自顧自的向其解釋道:
  “神言是一款極度擬真,且自由度極高的游戲,你擊殺了野外生物之后,不僅可以用收集術去采集它們的尸體材料,也可以用它們的肉質干其他的事,比如釣魚,燒烤之類的……”
  說著,馬臉騎士一邊往火堆上的烤雞撒佐料,一邊指了指身后的一群公雞:
  “你不去整一只試試嗎?神言里的生物肉質可都是一頂一,吃過的都說……”
  “我知道能烤肉,論壇和貼吧上都有介紹。”林峰沒好氣的打斷了馬臉騎士的胡扯,一屁股坐到馬臉騎士旁邊,盯著其馬臉道:
  “問題是你為啥會在這里烤肉?”
  “因為這里公雞管夠啊……”馬臉騎士理所當然的回了一句,并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貼心的給林峰科普道:
  “神言里最完美的設計就是沒有飽腹感,你想吃多少東西都可以,所以不找個雞扎堆的地方,那可吃不過癮。”
  “我……”面對馬面騎士一本正經的科普,林峰一時間竟是有些無言以對,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不去理會馬臉騎士的嘴遁,開門見山的詢問道:
  “不跟你瞎扯,說吧,你來這里到底為了干嘛?我不信你是為了烤肉……”
  “我來這里就是來烤雞的啊……”馬臉騎士很是無辜的攤了攤手,接著在林峰的注視下,語氣認真加了句:
  “為了跟你一起烤雞。沒開玩笑,實話!”
  “理由是什么?我倆應該不認識,你一個二階騎士,沒理由對我這么上心吧?”林峰能接受馬臉騎士給出的第二個解釋,但他很難理解馬臉騎士為什么這么做。
  在林峰的記憶里,沒有任何一個能跟馬臉騎士吻合的人物,所以他大概有九成九的把握,自己以前沒有跟這人有過任何接觸。
  至于什么以前游戲里展現過人天賦,現在人家慕名來投資招募之類的,不是沒可能,這點自信林峰還是有的,這也是為什么他一開始會誤會的原因。
  但這一點可能在林峰細想之后,立馬就給排除了,因為他以前游戲里,壓根就不叫這個id,“姐夫”這個id還是他第一次使用,以前都沒能搶到。
  “問那么清楚干嘛呢?”絲毫不在意林峰開始變得不悅的臉色,馬臉騎士不知從哪里掏出了一把小刀,一邊割雞肉,一邊反問林峰:
  “反正對你有沒壞處,我給你弩箭,讓你有機會升級;我給你架好了火堆,讓你有機會在新手區練級之余吃上烤雞,這對你來說不都是有利無弊嗎?”
  說著,馬臉騎士把面具的下半部給拿了下來,將割下來的小塊雞肉放進了嘴里,細嚼慢咽的品了品,很是享受的點了點頭,然后將烤雞取下,伸到林峰身前道:
  “味道簡直完美,不信你聞聞!”
  林峰:“……”
  ……
  半小時后,吃了三只烤雞,并看完了林峰擊殺公雞全過程的馬臉騎士,心滿意足的選擇了離開。
  見馬臉騎士要離開,林峰也不禁放下了自己的弓弩,看向了馬臉騎士那邊。
  “這人到底是誰?”
  過去的半個小時,林峰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來試探馬臉騎士,希望能夠搞清楚這個問題,但卻毛都沒有試探到。
  因為這個馬臉騎士貌似很了解他,無論他提出什么樣的問題,總能被對方巧妙的給繞開到一些他很不喜歡,或者很不舒服的點上,搞得他壓根無法冷靜的繼續試探下去。
  是的……
  很想知道為什么馬臉騎士會這么了解他,為什么馬臉騎士會知道他缺這把弩箭,為什么馬臉騎士會知道他id叫“姐夫”的林峰,半小時下來,不僅啥都沒試探到,還差點沒被馬臉騎士給氣死。
  要不是林峰還有那么點理智,知道自己打不過人家的話,他絕對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讓馬臉騎士吃飽喝足,并安然哼著小曲離開的。
  “沃德發?!”
  看著離開的馬臉騎士,覺得實在氣不過,準備悄悄對著人家背影罵幾句的林峰,突然愣住了。
  他看見了什么?
  他竟然看見馬臉騎士離開的時候,從屁股底下掏出了一桿黑槍掛到自己背上,而且這馬臉騎士離開時的背影,跟林峰看了十幾遍的視頻里那騎士起碼有九成九的相似度。
  最重要的是,這馬臉騎士的裝備,貌似也跟那視頻里的騎士,一毛一樣!
  這個馬臉騎士竟然就是半小時前他最崇拜的玩家——黑槍騎士!
  “我到底在干嘛啊?”
  “我特么竟然跟這么一個站在神言金字塔塔尖的人物待了半小時,卻什么的沒請教,反而一直在試探一些無關痛癢的廢話?!”
  意識到馬臉騎士的身份后,林峰臉上寫滿后悔的跌坐到了地上。
  平時那引以為傲的洞察力哪去了?跟人待了半小時,也沒發現人屁股底下墊著一把黑槍?
  平時不是對自己的心態很是自信嗎?今天是怎么了?被人隨便激幾句,人就暈了?忘了注意細節?
  人家裝備跟視頻里一毛一樣,壓根沒換,你特么怎么做到看了半小時都沒發現異常的呢?!你是眼瞎嗎?!
  平時你……
  ……
  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的林峰,很是懊惱的坐在地上數落著自己,此時的他心里只有懊惱和惋惜,全然沒有了剛才的怨氣和怒火。
  這就像你莫名發現有個陌生人在刻意接近你,想跟你套近乎,而且這個陌生人還很了解你,你卻對這個陌生人一無所知,那你會有警惕,不悅,生氣,煩躁,不安之類的情緒,都是正常的。
  但你要是突然知道這個陌生人是馬爸爸,麻花藤那一級別的人呢?你還會有剛才那些情緒嗎?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软件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一定牛 广西十一选5网站 如何开期货配资公司 广东快乐10分怎么玩 极速飞艇开奖官方网站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图 走势图 71豆幸运28挂机稳赚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十一选五最容易出的号 配资 江西十一选五怎么赚钱 今天福彩36选7好彩1 蜗行牛步猜一生肖 期货配资协议无效吗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