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豪婿歸來 >第247章來自壽宴上的挑釁


  警方在破案的時候,發現了一個非常明顯的特點,那就是這些人在作案的時候,專挑情侶下手,這是為什么?這個問題困擾了警方很長時間,直到后來抓捕到了王強,才揭開了事情的真相。
  王強之所以那么仇視情侶,主要是因為他的身世比較凄慘。王強出生于1975年,祖籍遼寧省寬甸縣,原本也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可惜在他小時候,父母因為感情破裂,各自過上不同的生活。父母離婚后,王強一直跟父親生活在一起,只不過沒有得到父親的精心照顧。王強的父親是一個賭徒,經常在外面鬼混,王強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在家。
  后來,父親在賭桌上跟人發生沖突,還把對方打成了重傷,所以被警方抓起來判處了11年有期徒刑。
  此后,王強就回到了早已改嫁的母親身邊,其母親不想讓他影響自己的生活,于是任由其在外面跟混混們接觸。久而久之,王強干起了偷竊的勾當,還靠著偷來的贓款收買了一些小弟。
  隨著勢力的不斷擴大,王強野心也跟著高了起來,從小偷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強盜。
  專家分析說,王強對情侶們和孩子下手,一方面是因為內心扭曲,看不得別人幸福。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情侶和孩子沒有太強的反抗能力,所以作案的風險較小。
  正因如此,王強等人才能屢屢得逞。
  而有消息稱,最近這個犯罪團伙來了天京。所以,軍機處命令李冰協助警方抓捕這些罪犯。
  看完信息,唐龍對著李冰沉聲說道:“我請求參加這次行動,你們有了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接下來的幾日比較平淡。
  唐龍打算讓林建男、王星和蘭豹等人在劉紅原來的地盤上開了一個武醫館。
  所謂的武醫館,就是宣揚古武古醫藥的場所,倡導以武會友,以武強身,也借機宣揚一下古醫治病的理念。
  李冰那里也沒有任何犯罪團伙的消息。
  這一天,唐龍接到了李冰的電話,說是帶著唐龍去參加老爺子的壽宴。
  臨近正午,唐龍便和李冰會合,老爺子的壽宴選在了在自己的家里,兩個人便驅車趕往向家。
  還沒到向家,唐龍大老遠便看見向家大門前的空地上擺滿了酒桌,總共有二十桌,顯然是打算在戶外設宴。
  好在最近天氣晴朗,艷陽高照,也沒有風,在外面吃飯倒是也比較愜意。
  不過圓桌的外圍還是用軍用防風布圍了起來,以達到預防風沙的效果。
  唐龍他們來的時候,一多半的桌子已經坐滿了人,正喝著茶水,磕著瓜子坐在那里閑聊。
  這些人大多數都穿著軍裝,坐在座位上都腰桿筆直,很講究儀表。
  嗑瓜子的人很多,但是地面上卻非常的干凈,沒有一點瓜子皮掉在地上,顯然這都是長期生活習慣養成的結果。
  李冰和唐龍徑直走到了大院里,此時老爺子正穿著一身大紅的休閑唐裝,躺在院子的躺椅上。這套休閑裝顯然是私人訂制的,上面的圖案居然是國旗的圖案。
  老爺子正笑呵呵的接受著幾個子孫磕頭拜壽。
  “祝祖爺爺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幾個小孩有大有小,很有規矩的說道。
  “好,好!”
  老爺子笑呵呵的把手里幾十個紅包全塞給了幾個孫子輩的孩子。
  “老爺子,祝您老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我代表軍機處給您祝壽來了,我們首長讓我給您老問好,他因為工作原因來不了,希望您老別介意!”
  李冰趕緊上前給老爺子鞠躬拜壽。
  老爺子笑呵呵的點點頭,說道:“好,好!”
  向解放笑了笑,趕緊接過唐龍和李冰的賀禮,笑道:“今天在家門口辦宴,確實是有點簡陋了,不周到的地方,還請你們兩個多擔待啊。”
  沒辦法,這是老爺子的意思,他也不敢忤逆。
  向解放沖唐龍感激道:“小兄弟,多謝你的湯藥啊,我父親喝了以后精神明顯變好了。”
  雖然父親還是有些消瘦,但是面色很紅潤,精神狀態很好。
  “您太客氣了。”
  唐龍笑著沖他擺了擺手,“是老爺子身體底子好。”
  “我專門給你們留了位子,你們請先過去就坐,我一會兒再過來招呼你們。”
  向解放打了個請的手勢說道。
  唐龍和李冰出了門口,便看到在中間有一張寫著自己兩個人名字的桌子,二人徑直走過去坐了下來。
  不只是這張桌子,其他桌子上也都寫有牌子,唐龍大體看了一眼,有“國防局”、“武裝部”,“干休所”等字樣,顯然今天到場的都是一些軍政部門的人員,不過每一個部門來的人都不算多,人最多的就數警備團的人了,足足有好十幾桌。
  警備團的幾個人,平日里都保護在領導四周,工作性質枯燥且壓抑,而且基本接觸不到什么女性,所以看到身材傲然,容貌靚麗的李冰,內心都不由癢癢了起來。
  其中一個領導模樣的年輕人回身望了李冰一眼,面帶笑意的說道:“看她那坐姿應該也是部隊的,你們可別直瞪瞪瞅著人家看,小心被人家給踢廢了!”
  “哈哈哈哈……”
  一桌上的人頓時一陣哄笑聲。
  “放心吧隊長!我就怕把她的腳給崴斷!”
  “唉?居然還有一個小白臉?這個人難道也是部隊上的嗎?”
  “我過去打個招呼去!”
  一個壯碩男的軍人不懷好意的一笑,站起來就沖唐龍所在的桌子走了過去。
  “呦呵,軍機處?小兄弟,你身板這么弱,竟然是軍機處的人?!”
  壯碩男看到桌上的牌子,笑呵呵的說著走到了唐龍身邊坐下,猝不及防的拿手拍了唐龍的后背一下。
  他這一巴掌所用的暗勁兒極大,唐龍毫無防備,被他拍的身子一顫,感覺五臟六腑震的生疼。
  唐龍皺著眉頭望了他一眼,心里十分的不高興:“你是?”。
  “我啊,哈哈哈,我是華國警備團二隊隊員劉大拿!”
  劉大拿傲慢的自我介紹了一下,從他的話里唐龍感覺到了滿滿的優越感。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 河南481组选中奖规则 赌场几种简单玩法 北京pk10预测网站 极速时时彩五星计划 云南ll选五前三走势图 格力电器股票分析报告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必赢客广西快3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连线图 农村聚众赌博怎么处理 俩人玩扑克的新玩法 一定牛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 排列7几点开奖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 上海唯信网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