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英雄聯盟之蟲族降臨 >第254章費德提克的復蘇


  很久以前,在海邊的一座高塔中,一名愚蠢的年輕魔法師將某種東西召喚出來,讓它進入這個世界卻無法控制它。來到他面前的東西,比任何歷史記載都更古老、比沒有星星的夜更漆黑。這個世界曾竭盡全力遺忘它,而只過了短暫的一瞬,那名法師、那個怪物、還有那座高塔,全都遺失在時間的長河中。
  至少,故事里是這么講的。
  在弗雷爾卓德,孩童們圍在火邊互相講述恐怖的傳說,傳說中的怪物從冰封的棄墓中爬出,身體雜亂地混合著頭盔、盾牌、毛皮衣物和木料。在比爾吉沃特,醉醺醺的水手之間流傳著某個遠海環礁的消息,據說上面突兀地矗立著什么東西,但所有靠近的人都有去無回。巨神峰的居民流傳著一個古老奇談,里面講一個暮光的孩子從一個衣衫襤褸的恐怖之物手中搶走了唯一的歡樂。而諾克薩斯的老兵們則全都會講一則寓言:孤獨的農夫因為莊稼歉收而被喂給了烏鴉,最后變成惡魔回到這個世界。
  德瑪西亞。以緒塔爾。皮爾特沃夫。艾歐尼亞。恕瑞瑪。類似的神話出現在符文之地的每個角落,在世世代代的講述中重塑、扭曲、流傳。所有的故事講的都是同一個東西,外觀像極了人,悄無聲息地走在充滿恐懼的地方。
  但這些都只是嚇唬小孩子的典故。沒人會真正害怕那個叫做費德提克的老妖怪……
  但現在情況變了。
  在德瑪西亞的偏遠內陸,有什么東西覺醒了,莫名的恐懼和沒來由的擔憂在人群中形成了恐慌的氛圍,引來了它。與雄都相隔幾百里的農村聚落幾天之內變得空無一人。沿著古老小徑趕路的旅人憑空消失。在王國邊境巡邏的衛隊遲遲不歸。路邊酒館里滿眼瘋狂的幸存者抓著自己的臉哭訴,說著不是烏鴉的烏鴉、不是聲音的聲音、還有如同山崩地裂的恐怖之物,化作稻草人的外形,偷走死者的聲音,發出胡言亂語。
  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頑劣法師作祟。在如今這個起義造反的時代,許多事情都會怪到法師頭上。
  但真相其實更加可怕。的確是有什么東西回來了,就像故事中那個年輕法師在海邊高塔那樣。來自遠古的邪惡之物,消失了不知幾百年,時間久了,就使得蒙昧時期的人類留下的警告變成了神話傳說和無稽之談……直到最后只剩下寥寥幾句的寓言故事。它是超出常理的存在,違反了當今幾乎所有對魔法的認知。它是超出歷史的遠古存在,是所有生靈共同的恐懼,如果說出它的名字,即使是動物也會變得不安。
  這場恐怖復蘇過后,內陸地區又重新流傳起另一個快被遺忘的傳說。傳說中有一個強大的惡靈,沒有形態、沒有思想、沒有對于這個世界的概念,只懂得把自己制造成其他生靈所恐懼的簡陋外形。它是一切生命的原初恐懼,誕生于第一聲驚駭的尖叫。它是人類認識惡魔之前就已存在的惡魔。
  至少,故事里是這么說的。
  但費德提克是真實存在的。
  費德提克被人恐懼的原因可不僅僅是因為它們恐怖的外形和它們的實力,因為遇見他們的人不管是強還是弱,是大義凜然還是十惡不赦,都變得脆弱無比,有的甚至是普通人都能夠逃離,但是有的已經是超凡大師卻遭遇毒手,可以說正是因為費德提克的這種恐懼,讓人們談之色變。
  在德瑪西亞有一個歌謠:
  王者十位,王座十張,
  王冠九頂,加冕頭上。
  獨剩一人,掘土墓葬,
  獨剩烏鴉,不死不生。
  一切都要從老休巴德講起,變了味的蜜酒把他喝得酩酊大醉,估計又回想起了某場模糊的戰斗,八成是他當了逃兵的那一次,于是他就把自己鎖在金坡鎮郊外的某個茅草房里。戴維爾想把門撞開,他這個鄰居可真夠意思,但那個可憐的老骨頭居然還有把子力氣,全身頂住門板,嘴里念念有詞地說著什么身高、什么蜘蛛、什么被鳥給啄死。誰信他呀,能啄死他的也就酒瓶子了,所以我們就都回家了,換誰都會覺得,晾他一天,這混球自己就清醒了。
  就一宿,全變了。
  第一聲慘叫,全鎮的聽得見,就像是誰扒開了休巴德的胸膛,掏出了他一輩子的慘叫。隨后是第二聲,幾乎一模一樣——但卻更慘烈。聲音高得刺耳,就像麻布袋包著銹鐵,用像是人的語調,喊叫著像是人的字句,直到面包師的老婆哭喊一聲,“法師!”然后就亂套了。人們紛紛拿起武器,鎮長——如果這破地方的頭頭配叫鎮長的話——向著集會大廳里一通亂射,家家都不管不顧、手忙腳亂地堵上窗戶,老一套。自從冬爪侵襲北方以后,這種事已經發生一百次,沒準都兩百次了。尋常百姓,只要有點魔法的風吹草動,就嚇瘋了。
  我要說的是,出事的時候大概都這樣。但出再大的事也有兜底的,但金坡鎮出的事,干脆底掉兜不住。
  不信?
  你自己去瞅瞅。金坡鎮已經沒了。
  沒工夫等你瞅,我就接著講了,接下來就要對不起戴維爾了。跟你講,戴維爾以前是個探子,當時咱還覺得弗雷爾卓德綏靖政策有多光彩呢,后來他又繼續效忠國王,遠走恕瑞瑪和藍焰群島。是個見過世面的。多虧咱在大西邊,咱這窮鄉僻壤的,最兇險的不過是孵化季節過后走丟的龍禽,可能再算上個把曬黢黑的土賊,但戴維爾可見過外面的兇險。世界有多險惡,你做夢都想不到。于是他集結了所有愿意聽指揮的人,組織了一支民兵團,打算把那些作怪的“法師”就地正法。
  他的計劃很簡單:天一亮,我們就全體出鎮巡邏,兩兩一組,不落單。當過兵的主事,讓我們有盼頭,讓我們覺得能打。為了國王為了國家!哇呀呀德瑪西亞那一套。。
  誰知天亮的時候有一家人全沒了。
  五口人,一個不剩。農場七零八落,圍欄里的牲口全被宰了。門全是從里面反鎖的,窗戶也都栓上了。他們就那么沒了。鎮長叫全鎮集合開會,兩個雇農沒來。戴維爾去排房叫他們,有什么玩意應了一聲。但并不是他們。聲音很像他們,但卻讓人感覺是硬擠出來的,就像那種破舊上銹的鐵籠,嘎吱嘎吱、嗆啷嗆啷、嘩啦嘩啦的聲音,怎么停也停不下來。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08年上证指数图 青海十一选五推荐 陕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上海快3基本形态走势 北京pk赛车开奖软件 江西多乐彩任四多少钱 今日福彩3d开机试机号后分析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茅台 福建快3基本走图 真钱棋牌手机版 北京pk拾官网开奖 内蒙古11选5分布图 2019上证年线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预测 秒速赛车app下载安装 pc蛋蛋外围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