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仙界大帝歸來 >第133章我即無敵

    而夜風身旁,幾個秦家的小輩臉色慘白的跪在地上,雙手十指盡數被斷,正源源不斷地流出刺目的鮮血,將原本打磨的光可鑒人的青石磚染成一片紅色。
    夜風沒有心思注意正在自己旁邊戰栗卻不敢發聲的小輩,只是靜靜等待著秦世道的出現。果然,在報信人進去后沒過多久秦世道久出現在了門前。
    “小輩你敢如此,就不怕我秦家日后報復回去嗎?!”秦世道聽到夜風的譏諷,頓時怒火中燒,怒視白衣黑發的夜風喝聲道。
    夜風聽到這話一笑,“我有什么敢不敢的,就算是做了,你又能奈我何?”
    說著,夜風把一只手壓在了自己身側一個女子頭上。
    女子生的面容姣好,久在秦家,錦衣玉食從小就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可眼下夜風將手放在自己頭頂,女子只感覺無端的寒意四面八方而來,直刺五臟六腑。
    夜風的殺意幾乎如實質一般籠罩著女子,女子感受到夜風想殺她,大哭起來。
    “爺爺,爺爺救我啊!我還不想死,我還想多孝敬爺爺您幾年!”女子哭著,身體卻不敢有似乎亂動,只是在不停地戰栗著。
    秦世道看到這一幕,眼睛都有些發紅了起來,“冰兒,不要怕,今天爺爺在我在這,我看誰敢殺你!”
    與他一同出現的不僅僅是洪濤,還有無數來秦家道喜的賓客,所有人都是以一種近乎看戲的心態向前張望,想要看看那個不知天高地厚膽敢挑釁秦家的夜風到底是何模樣。
    秦世道原本是笑吟吟地推開門,可見到夜風身側的一幕后,驀然色變。
    “小輩,你敢如此!”秦世道看著正無力跪倒在地上,向自己投來求助目光的幾個青年,心中仿佛在滴血。
    那可是自己最中意的幾個小輩啊!每一個天資都算得上這一代秦家最好的,是秦家日后的中流砥柱!
    今天夜風把他們的手給廢了,相當于已經斷送了一半的前程!
    無論是練武還是修術法都不可能了!
    秦世道目眥欲裂地看著夜風,夜風對這種目光倒是習以為常了,面無表情地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幾人,“怎么樣?是不是很心痛?”
    秦世道內勁大成實力外放,內勁鼓的馬褂獵獵作響,充滿壓迫地逼視著夜風,“小子,你今天當真是要翻天不成?我本只是想讓你來我秦家道個歉也就罷了,可你這樣太過頭了!”
    秦世道陰沉道,道歉什么的都是假的,暫且的權宜之策罷了,等到將自己的后輩救出……呵呵,那夜風怎么處置還不是任由自己宰割。
    秦世道試圖挽救自己后輩的性命,可夜風此行來秦家本就為殺人而來,怎能如他愿?
    手底微微一動,女子的戰栗立刻中止,睜著眼看著秦世道,吐出幾個毫無意義的字節后,癱倒在地,雙目無神。
    死了!
    居然真的死了!
    無數在后面圍觀的人心中一片嘩然。
    這夜風還真敢當著別人的面殺別人孫女,當真以為秦家還是說秦世道好欺負嗎?!
    難道他不怕秦家報復和擊殺他!
    這次是真的沒有任何緩和的余地了,在夜風殺秦世道孫子秦明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夜風和秦家之間的不共戴天!
    秦家不可能放過夜風!
    而這次再殺秦冰,無疑是將原本的死路在度提前!
    插翅難逃啊!
    無數人驚嘆,他們實屬沒有想到夜風竟然敢真的殺上秦家門,還如此囂張的在人家面前殺人,當真是少年義氣不知事啊!
    夜風殺了秦冰的消息被無數人傳出,各大世家在接受到這消息時都感到不可思議,但同時也在極速趕來,想要見識一下這多年未曾見到過的場面!
    事情,在夜風擊殺秦冰后性質開始變得不一樣起來。
    場中,秦世道看著自己倒在地上的孫女七竅流血到底而亡,長長地望著那地上死不瞑目的尸體,像是陷入的呆滯,隨后,雙手拳狠狠攥在了一起,怒目圓睜,“混賬,你敢!納命來!”
    秦世道的聲音悲憤,兩次喪孫之痛的怒喝貫徹內勁后若獅吼般音波直沖夜風而去,不顧一切出手!
    音波直沖夜風,沿途了青板磚都被塊塊掀起,卷著煙塵如同奔流的海浪般撲向夜風。
    引得后方圍觀之人不斷驚呼!
    這還是內勁大成?
    只怕是快要邁步宗師境了吧,否則斷然不可能有如此強勁的內勁催動如此之多的磚石!
    在眾人的驚呼中,音波卷著數百塊磚石若長龍般覆壓向夜風。
    “死!”秦世道眼眶微紅,緊緊咬牙催動體內的內勁像海龍般撲向夜風!
    青石磚形成的磚墻聲勢駭人,煙塵滾滾間遮掩眾人視線,不可視物,只知道夜風這次是躲無可躲,只能正面硬抗。
    夜風身在青磚化成的磚墻前方,負手而立,身下秦冰的尸體還未涼透。
    透過煙塵看到那些人表情上的震驚,夜風嘴角譏諷,“當真是螻蟻,區區小術罷了。”
    夜風自語,并未動用神帝劍,隨手一道靈光斬出。
    太玄一劍!
    同樣是太玄一劍,夜風剛重生時只能與鬼山上那鬼母做斗爭,而現在的太玄一劍便是昌江都可一劍斷流,更何況這區區一堵青石墻?
    太玄一劍斬出,嗤的一聲,劍氣迸發間青石磚墻便像是紙糊的一般,被四散的劍氣摧枯拉朽地攪碎成無數細小的灰塵,遮天蔽日。
    秦世道那邊的人皆無法看清夜風這里的情況,只知道忽然的秦世道所引青石磚墻衍生出濃厚煙塵,滾滾滔天,不可視物。
    眾人看著那片煙塵都有些疑惑,秦世道喘息了幾口氣,側目向洪濤,沉聲道:“洪老弟,這……”
    “人還沒死。”洪濤搖頭。
    開玩笑,這叫夜風的小子能殺宗師,如果就這樣輕易被秦世道這個連宗師都還未進入的人轟殺,那開元死得豈不是貽笑大方?
    果然,像是在應洪濤言般,僅僅幾秒鐘,夜風從煙塵中走出,白衣黑發不惹塵埃,背后兩個秦家小輩目光驚恐地看著夜風,同樣毫發無傷。
    “你的本事就至于此?”夜風負手,漠然地望著秦世道。
    秦世道見夜風竟然像沒事人一樣從煙塵中走出,心神微震。
    果然,這家伙有直面開元并擊殺他的能力!
    秦世道臉色陰沉地看向一側的洪濤。而洪濤不似秦世道的惶惶不安,臉上帶著淡笑,不以為意。
    “洪老弟……”秦世道沒有理會夜風的話,而是朝洪濤拱手示意。
    “呵呵,無妨。”洪濤笑著回敬,摸了摸白須,淡然道。
    “那就有勞洪老弟了。”秦世道見洪濤應下,頓時大喜,又追述,“洪老弟你只管放心出手,所有身后事我替你料理了,另外開元多出的那份供奉便轉道洪老弟頭上了。”
    秦世道許諾,洪濤自然是樂意不得。
    洪濤和秦家算是一種利益共生關系。
    按照常理說他是秦家供奉,每年都要收一筆天價的供奉費,而在秦家有危難的時候作為供奉的他,必須要挺身而出,不管對方是誰,必須維護秦家延續下去。
    眼下夜風登門,他洪濤上場阻攔本就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秦世道此舉他也能看得出一兩分。
    還不是秦家現在就一個供奉,自己又晉升地榜宗師了,要是留住了秦家可以高枕無憂,要是留不住秦家也就危在旦夕了!
    心安理得地收下秦世道的許諾,洪濤看著夜風,在眾人的注視下負手一步走出。
    “小子,我看你根骨不過二十,能成如今這份成就實屬不易。本來按照我的性格來說肯定是會放你一條生路的,可惜啊!”
    洪濤豪氣開口,說到一半,看了看地上的尸體,“可惜你居然這么不識泰山,連秦兄都后輩都敢殺,這丫頭,可算是我看著長大的!”
    洪濤話說著,臉色也有些不大好看。他說的屬實是實話,秦明秦冰也算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連二人的武道都是師從他洪濤。
    雖說洪濤生性單薄,可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在場除了秦世道外,最心疼的也就他洪濤了。
    這可是自己一手教大的孩子,雖然不掙氣,可要是就這個死在別人手里,他洪濤不甘心!
    洪濤的話中氣十足,夾帶著隱怒傳出。
    夜風聽聞,笑了笑,“秦世道,如果今天你指望他來救你秦家,那你的如意算盤可能要落空了。”
    夜風的話毫不客氣,讓洪濤雙眼一瞇,“小輩,你當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不成?”
    “無敵?”洪濤的話勾的夜風一笑,“世間有人七十億,我便是稱一稱這無敵又如何了?”
    夜風的話語極狂,聽的洪濤都是啞然,四周一片安靜。
    無敵?就他?
    難道不怕笑死人嗎?!
    “小子,”洪濤怔了一會,冷笑開口,“不得不說你的口氣確實是大。”
    “你知道華夏有多少人嗎?其中有多少人修武,又有多少人成就宗師?”洪濤負手指著身后聚集的一圈人。
    “他們,中間沒有一個宗師,甚至內勁大成也就那么幾個,甚至整個臨海都只有不足五位本土宗師,舉國上下宗師數量不過兩百!”洪濤喝聲道,逼視向夜風。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湖北11选五遗漏前三直一定牛 快3 彩票投注平台 青海快3今天开奖查询 河北快三平台推荐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 黑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全民双色球最新版本下载 实时股票行情查询 网上炒股配资到尚牛在线 怎样查安徽快3遗漏号码 最新体彩七位数开奖号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网站 辽宁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贵州11选5任三预测 股票融资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