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為悅己者容 >第1631章掉落的橫梁
    在長街的小巷中,兩人就建材之事,來來回回推搡了幾次后。
    運輸建材的男人這才笑的合不攏嘴的,將他手中的銀袋接了過來,不動聲色的塞進自己的衣兜中,輕輕拍了拍說道:“既然林公子這般請求,那這件事情我就幫你個忙,不過……”只見他環顧四周,悄聲壓低聲音說道:“不過不知道林公子,是想要換成何種建材?”
    見計劃成功,林北城笑著同樣壓低聲音回道:“能有多差,便將這些換成有多差的,事成之后,我會實現承諾給你更多的‘心意’。”
    聞言,運輸建材的男人微點頭再次拍了拍懷中的銀子,出聲道:“我辦事兒,林公子就放心吧!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絕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林北城見他如此上道,笑意不由更大,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囑咐道:“如此,便就拜托你了,心意我會盡快讓人同你送過來。此番便不耽誤時間,先行離開了,一切靜候佳音。”
    轉身離開的林北城,走在空無一人的小巷中,拍打著手中的折扇,雙目詭異的含著笑,自言自語的呢喃道:“暮雨淮,既然你無情,那就休要怪我絲毫不顧及舊情,讓你徹底開不成酒樓了!”
    而絲毫不知道林北城和林水水,私下這些對付她的手段,已經在逐漸向她襲來。
    站在正在建造口的暮雨淮,抬眼看向街口正在往這邊運輸的建材,頓時臉上露出笑容,帶著人往前走了走,準備將建材運輸下來。
    “暮姑娘,你在疏閣定的建材已經如數送到,若是沒什么問題的話,我就繼續送下一家的貨了。”之前同林北城商討的男人,目光坦蕩的仿佛之前并不曾發生過任何事情般的說道。
    男人畢竟是建材商的老手,雖在林北城的叮囑下將上好的木材,全都換成了最差的建材。但非專業人士來看,卻是絲毫看不出任何的不對勁,而也正是因為如此,身為門外漢的暮雨淮秉著對疏閣老板的信任,絲毫沒看出來木材已經被徹底掉包了。
    暮雨淮見人已經將建材都卸了下來,便從懷中取出碎銀謝禮道:“自然,后款我已經托人送于疏閣了,此番多謝。”
    男人絲毫沒有歉意亦或是不好意思,反而是笑著直接將碎銀接了下來,簡單應了聲便轉頭離開了。
    因有池景在后相助的緣由,暮雨淮酒樓的修建速度很快,不過幾日功夫便已經有了雛形。
    她站在長街上,抬眸看著逐漸成型的酒樓,心中的喜悅不由自主的顯露在了臉上。她仿佛已經從還是框架的酒樓中,已經能看出日后它會有多昌盛,而她暮雨淮,會因這酒樓徹底的打敗林家二人,對之前的事情揚眉吐氣。
    而之前因為食物中毒,休息了幾日的池染,也徹底病好了,可以照舊每日上朝。
    但自從那日同暮雨淮聊過以后,他便發現,身邊沒有了那個人,好像總覺得缺少些什么,而御膳房送上來的食物也是食之無味,哪怕膳食是餃子也讓他絲毫提不起興趣,甚至是覺得味道同暮雨淮做的有著十萬八千里的差距。
    當他聽說暮雨淮要開的酒樓,正在建設著,這讓他本就思念的心更是按耐不住了。思前想后一番后,池染還是決定出宮前去看看她。
    穿著一身青色長衫的池染,遠遠便看到正在酒樓旁守著的暮雨淮,本還淡漠的表情頓時露出點點的笑意,雙眸中更是染上他自己也不曾察覺的溫柔。
    不由自主加快步伐往她那邊去的池染,正滿心歡喜的想著該如何同她打招呼,又該找何借口說自己這次出來原因時。
    突然他余光瞟到一旁正在施工的酒樓二樓,一根拴在橫梁上的繩子突然往下墜了幾分。池染連忙抬眼看過去,果真那根橫梁正在往下一點一點的拉扯著繩子,而繩子也已經快要斷裂。
    意識到危險的池染,頓時瞪大了眼睛,對著還未察覺的暮雨淮大聲提醒道:“雨淮,快躲開,危險!”說著腳下的速度也更加快速的往前跑著。
    聽到他聲音的暮雨淮,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有些疑惑的往他這邊看來。
    “砰。”并不大的繩子斷裂聲,卻讓池染的心更加快速的跳動起來,眼見著橫梁就在暮雨淮的上方,池染腳下一蹬,身體輕盈的向她猛地撲了過來。
    只見池染雙手環抱著她,借著一旁柱子的力,猛地一個轉身將暮雨淮帶離了原地。
    “哄!”橫梁砸在地上的聲音巨大,讓附近的人皆是嚇了一跳。反應過來的眾人,看著躺在地上還在晃動的橫梁,不由得心有余悸,畢竟這么重的橫梁,還是在空中砸下來,倘若真的砸中了人,定是非死即傷。
    本還在疑惑的暮雨淮,抬眼看到墜落的橫梁時,這才意識到池染為何會突然大叫著讓她躲開。
    她看著就在池染身后的橫梁,有些心有余悸的抬眼看向抱住自己的人,“謝謝,倘若剛剛不是你,我恐怕就已經……”
    “不會的,我不會讓你出事的,我……嘶……”不愿她多想的池染,出聲打斷了她的話。但話還不曾說完,便覺得后背有些疼痛,不由得自口中輕嘶了一聲。
    見他露出有些疼痛的表情,暮雨淮連忙自他懷中離開,滿臉擔憂的在他身上巡視著,“怎么了,你是不是剛剛被砸到受傷了,嚴重嗎?”
    本還覺得微疼的池染,見她這么焦急的詢問著,頓時只覺得心中涌起暖意,出聲安慰道:“無事,不過就是擦到了而已,我……”
    而已經看到他后背的暮雨淮,盯著他青色長袍染上了幾絲紅意,頓時有些心疼的出聲打斷道:“都出血了還說沒事。”
    說著便直接伸手拉著他往一旁的醫館走去,臉上的神色并不好看的說道:“哪怕是擦傷也不能忽視,先去醫館處理一下。”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东方财富网鑫东财 陕西11选5怎么买 湖北11选五任三最大遗漏 上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江西快三下载安装 极速赛车官网开奖历史 1188博彩 时时彩平台软件下载 澳大利亚股票指数 股票融资工具 贵州快3走势图表快三走势图 赌场算牌是犯法的吗 排列五稳赚打法 后天黑马股票推荐 江西十一选五任二推荐 齐发老虎机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