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女座云靈戰記 >第222章于飛藏身處

  深海繼續查看著現場的線索,這一次花了大量的時間,顯然對方隊伍里也有專業追蹤的人士,抹掉了很多的痕跡。
  好在深海還是捕捉到了一些極為細微的線索,最后依然鎖定了對方前進的方向,當然,這也和諾一手上有泰勒給的那份地圖和推論有關,沒有這些幫助,確實很難追蹤,畢竟聯安局也是專業的。
  三人收拾一陣繼續出發,胖子問道:“諾一,為什么一定要追蹤這支隊伍呢?”
  諾一看著崎嶇的山路說道:“因為最后去于飛藏身處的人一定很多,每一個勢力之間都是對手,如果我們三人貿然進去,只怕任何一支隊伍都能對我們造成威脅,但是聯安局不一樣,他們應該是最強的那一支,跟在強者身后伺機而動才是最佳的選擇。”
  終于在行進了一大段山路之后,三人來到了泰勒標記的那座森林的邊緣。這里地勢相對較低,氣溫更高一些,更重要的是,這里有不少溪水穿林而過,確實是一處可以生存的好地方。
  看著溪水中偶爾隱約一現的魚影,諾一說道:“那于飛果然是圣山前線多年的老兵,對這些地方甚是了解,在這里有水有魚,很容易活下去。”
  胖子則提醒道:“我們不能沿著溪水走,雖然那樣是好走一些,但是很容易被林中的人伏擊。”
  深海點點頭:“看路邊的痕跡,聯安局的人也入了林子,離溪水有一段距離。”
  “繼續追蹤吧。”諾一說道。
  風在林間吹拂,樹葉沙沙作響,三人小心的控制著自己的腳步,警惕的觀察著周圍。胖子的神經更是緊繃到了極致,就連諾一也一起開始警戒,手隨時按在黑劍的劍柄上。
  一路穿行,周圍不時有小動物和鳥類穿過,不時驚得人心中一跳。
  叢林里有其它人,還有一個可怕的于飛,現在的于飛只怕是對任何人都沒有信任,貿然靠近很可能被他殺掉。
  這樣的環境里總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漫長,不知道過了多久,諾一幾人終于來到山林腹地,聯安局的人留下的線索越來越多,追蹤起來也愈發容易,同時也說明和聯安局的人更近了。
  繼續前行,深海突然豎起手指,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胖子和諾一立刻貓下腰,深海指了指前面。
  只見前面高大的高山冷杉下,光影斑駁的地面上,躺著一個穿著聯安局戰鎧的尸體,尸體的腦袋都被砸成了一個凹形,不少血漿從變形的面甲中流淌出來。
  從這個人的死狀來看,偷襲的人非常的強大而兇狠,并且一擊得手立刻轉移,現場甚至沒留下幾分追蹤打斗的痕跡。
  深海已經開啟了紅外眼鏡,在這密林中甚是好用。
  諾一悄然說道:“果然,除了聯邦還有其它人,這一次小心些,我們沒有友軍。”
  胖子和深海連連點頭。
  這時候前面依稀出現了一些人聲,諾一和深海對視一眼,點點頭向人聲的方向趕去。
  沒多久就來到一處林間空地。這里發現了聯安局的搜索隊伍,竟然多達三十余人,而且人人都是高級戰鎧,武器種類繁多而齊全,而領頭的人更是一身泰坦合金戰鎧,身后背著一把長劍,手中拿著一把步槍。
  這個人諾一太熟悉了,兩人曾經在星燦樓二層樓交過手,正是千結家的冰河·千結。想來其余的人也一定是聯安局特別行動組的精英了。
  “你們千萬小心,那個領頭的看起來迷死人的帥哥是個很危險的人物,我都不一定打得過他。”諾一小聲說道。
  胖子和深海悚然,當然知道諾一這句話意味著這個人危險到了什么程度。
  這時候只聽冰河旁邊的一個人瘦小個子說道:“組長,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在前方探路那個人很可能是于飛殺的。另外,根據留下來關門的狙擊手的情報來看,又有三人隊伍進山了,但是目前依舊沒有展示蹤跡。”
  冰河冷冷的說道:“狙擊手已經死了,太久沒回我話了,那三個人可不能小看,我懷疑是個老朋友。先不管他,你看下于飛的蹤跡在哪兒?”
  瘦小個子說道:“于飛的蹤跡還是比較明顯了,就目前來看,很可能就在前面了,根據組長你提供得地圖,前面那個小湖邊,應該就是于飛這幾天的藏身處。這要多虧組長的地圖,我基本可以判斷,于飛從這兒藏身的話,多半是要從鷹回澗翻山回聯邦。”
  冰河點點頭,嘴角浮現一絲冷笑,泰勒這老家伙以為只有他手中有地圖和情報嗎?
  “你帶路吧,大家繼續出發。”冰河對瘦小個子說道。
  于是聯安局三十人的隊伍有開動了,光看對方的動作就非常專業,令行禁止,說動就立刻全員開動無一人拖拉,就算進食武器也是放在手邊,頃刻就整理成三支小隊,分左中右交替掩護前進。
  諾一不由得有些頭大,現在聽起來對方離于飛的所在應該不遠了,只是要從這三十個精英加一個冰河手中搶人,諾一怎么都覺得自己的力量太弱了一些。
  還是沒法和聯安局這種老牌狗大戶比底蘊啊。
  諾一也沒有辦法,只能先跟著,不過也不是特別擔心,畢竟還有其它勢力沒有現身,只要有人動手,那就有機會。
  這一路上,三人都極其小心,離得很遠不說,連呼吸都刻意的放緩,為了照顧隱匿能力較差的胖子,諾一刻意和胖子落后了深海五十米。
  終于經過一段小心至極的潛行,跟著聯安局的隊伍來到了一處小湖邊。
  湖邊地勢較為開闊,背靠森林面對小湖有幾塊天然的大石,只見大石上搭著一張可以極限折疊的保暖毯,毯子上還壓著石頭防止被風吹走,這就是一個簡易的窩棚了,窩棚的出口面對小湖,所以看不見里面是否有人。。
  在這窩棚前不遠的地面上,還有幾塊石頭累成的灶,上面夾著一口巴掌大的薄皮折疊鍋,和毯子一樣,這鍋折疊起來像一張卡片一樣,都是聯邦的軍人戶外生存應急包的東西,這鍋現在已經空了,但是灶下的一大團黑色灰燼清晰的表面了這幾天于飛就是在這里進餐。
  冰河一揮手,三支的小隊立刻從左中右三個方向包圍了窩棚,將此處圍成了一處絕地,而冰河將步槍交給一個手下,拔出長劍,緩緩向窩棚走去。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山东十一运夺金推荐 股票指数下跌的含义 理财软件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快三走势一定牛 安徽快3走势图 开奖 北京快三推荐计划 北京pk拾6码技巧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 股票代码查询一览表股票行情中国所有股票代码 广西快3基本走势图电脑版 彩票开奖 排列三开机号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金7乐当天开奖结果 天津11选五5开奖结果一定牛 福彩广西快3综合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