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修升級之路 >第308章柳暗花明

( )        砰!
    金光閃爍,一顆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那鹿妖的鼻梁上!
    也就在同一時刻,銀四身后雙翼一展,疾風一陣,瞬間便沖到了另一只鹿妖的面前,抬起一腳,直接踹了過去!
    啪!
    兩只鹿妖那都是小妖,嘍啰,賀老三和銀四那都是多少年的妖怪了,更何況又是在我師父那里修煉了那么多年,別看僅僅就是這一招,那是憤怒時出手,他們哪能挨得住?!
    “唰——”兩只鹿妖瞬間齊齊向后倒飛出去,一只頭向后,滿臉的血,鼻子都被打歪了,鼻梁骨碎的成末了!
    另一只,彎成一個蝦米,脊椎骨詭異的彎曲起來,而且腹部有著淡淡水紋波動——銀老四那一腳踹他肚子上了。
    兩只鹿妖直接又飛進了樹林里面,撞在一棵樹上,落地上有滾了兩圈這才停住。
    那邊那狼妖一直看著呢,從賀老三出手的時候就反應過來了,這玩意兒,絕不是自己能打的過的!更何況這還不止一個呢,自己就算厲害也是雙拳難敵四手,風緊,鳥悄扯呼吧!
    絲毫不帶猶豫的,轉身就跑了!
    等賀老三兩個人把那倆鹿妖打飛出去之后,再看過去,就只能看見那狼妖的背影了。
    跑的太快了!
    “追嗎?”銀四扇動著翅膀,做好隨時沖出去的準備,扭頭問賀老三。
    雖然平時表現得沒什么,但他是弟弟,賀老三是哥哥,戰斗的時候,一些決策多是由賀老三來做的。
    當然,這說的是他們離開了這里以后,曾經,這種事,都是由……
    很明顯,這一句簡單的文化,配合此時的環境,也不免勾起了他們的回憶。當時,還是這種問話,而回答的人,是那個一襲青衣,背負寶劍的男子……
    “算了吧。”賀老三搖了搖頭,試圖把這些東西甩出去,淡淡地說了一聲,轉身便又往回走了。
    銀四沒有說話,只是收回了翅膀,落了下來,看了一眼那叢林深處,和已經只剩下模糊一點的狼妖背影,嘆了口氣。
    “這里看起來比以前還亂,至少在以前,這個地方就算是沒人住也不會有妖怪敢來這里,老爺子在我們心里就像是神明一樣,不管是對我們,還是對那些討厭的家伙。”
    賀老三甩了甩手說道,一瞥眼看到了那個剛剛他們救下的兔妖,雖然這個是被追殺的弱者,但是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里,從來沒有什么對錯之分,他們動手是因為那幾個家伙罵老爺子,而不是出于什么同情心。
    “你,是哪里的?”賀老三看著她說道。“你應該就是近幾十年成的妖吧,哼,可能我走的時候你都還沒出生呢。”
    那小兔子很明顯被嚇壞了,但自己身邊的人又剛剛保護過她,一種十分矛盾的情緒便產生了,小家伙皺了皺眉,覺得這也不是什么不能說的,便膽怯的開口道:“是……是的,我今年才三十歲。”
    “三十……”一旁的雅琴師姐吐了吐舌頭,這在人類的范疇中已經屬于步入中年了,尤其是對于他們女性來說……
    可是三十年,對于妖怪那都不叫事兒,別所三十年了,就是一百年,那也頂多就相當于人類的青春期。
    賀老三和銀四都已經是近二百年的妖了,其中四分之三都是在這里生活的,只有后幾十年才到了城市里,不過很明顯,從時間上來計算,這兔子確實是在這之后才生出來的。
    “我們以前也是這里的住戶,你不要怕,我們不想殺你,但你也別想依賴我們,因為我們也并不想幫你,剛剛動手是因為他們辱罵了我的……我的老爺子,和你沒什么關系。”
    賀老三在說到那位的時候頓了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稱呼他,他也不知道這位在他心里的位置到底是什么。
    不過那小兔子聽了之后倒是若有所思,回憶了一下剛剛那幾只妖怪說的話。
    這個地方是那老不死的的老屋子,怎么現在還有人呢……
    這個地方……
    小兔子轉頭看了一下那不仔細看都會被當成一個大草堆的房子,只不過現在能看了一些,應該是他們弄得吧,但是如果說這里曾經有人住的話,那指的不就是……
    “你們認識陸老先生?”
    “嗯?!”
    小兔子話音剛落,和老三和銀四同時都是一個激靈!
    “你說什么?!”賀老三一是沒控制住,竟是直接喊了出來!“你再說一遍,你剛剛說的是誰?!”
    小兔子嚇壞了,全身毛都豎起來了,倆長耳朵都在抖,戰戰兢兢的說道:“陸……陸老先生啊,怎么了?”
    “嘶……”就在她身邊,雅琴師姐突然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她之前也聽賀老三他們說起過幾句,但是記憶不深,印象中,他們所說,那位大師好像……是姓陸!
    那邊,賀老三和銀四對視一眼,都是在對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那一抹驚疑,和驚喜。
    “小兔子,我問你,你說的那位陸老先生,是不是一個年紀很老的人類,慈眉善目的,穿著白袍,身邊還老帶個紅銅色的酒葫蘆。”
    小兔子點了點頭:“是!你們真的認識陸老先生!”
    “呼……”賀老三長出口氣,似乎還不是很相信似的,又問道:“他現在住在哪里?這里就是他的家啊?他現在住哪里去了?”
    “他,他在我們外圍妖怪的大寨里呢,你們要去見他嗎?”
    “外圍?”這個時候賀老三突然想到,剛剛那狼妖似乎也說過這個詞,外圍的妖怪。
    可是這外圍又是什么意思呢?難道還有內圍的嗎?
    “那里有什么明顯的標志吧。”賀老三問道。
    在路名稱呼不同的時候,問標志物才是最好的方式。
    “啊,有的,那里有一塊大石碑,上面刻著字,寫的是‘四友聚義’四個字,啊,那個‘四’字寫的好像和其他的幾個字還不一樣。”
    “!”
    賀老三的瞳孔一下子就縮進去了。
    “快帶我去!”
    別的沒什么,就這個,他當時就明白了,所謂的外圍妖怪大寨,其實就是他們以前的山寨!
    當時他們三兄弟聚義結拜,在山寨門口離了一塊石碑,就相當于是路牌一樣的東西了,是對他們友誼的一個紀念。
    后來又有了銀老四,他們就把那個“三”字給磨掉了,又補了一個“四”字。
    為什么她說那個“四”字好像和其他幾個不太一樣,那后補的肯定會有所不同啊。
    路上,賀老三把這些簡單的跟雅琴師姐他們解釋了一下,對,十分簡單的那種!
    要不是因為雅琴師姐本來就知道他們四兄弟是咋回事兒,差點兒就沒聽明白,賀老三實在是太激動了,話都要說不利索了!
    其實激動的也不止他們,雅琴師姐跟程千域他們幾個一樣激動。
    所有說這好心有好報啊!
    自己主張先在這里住一晚,是打算找個什么機會幫一下賀老三他們,幫他們除了這個心結,誰能想得到大晚上還出來這么個事兒?!
    結果現在,突然就來個人告訴你,那位大師還在!沒走!只不過搬了個家,他們不知道罷了。
    這要是下午的時候一看沒人,直接掉頭走了,那這就錯過了啊!
    雅琴師姐連連感慨,跟著那小兔子和賀老三他們一路前行,最終,到了一個大山寨!
    剛一出林子,眾人抬眼一看,頓時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差點兒把周圍的溫度都給吸高了……
    面前大寨,雖然都是土墻與木材,制作也不是特別精良,但耐不住它規模大啊!
    左右兩邊,其中一邊,土墻直連山壁,與大山融為一體,占據天險之優勢,另一邊,深入樹林,樹影遮攔看不到盡頭。
    土墻高約十米,墻面平滑,絲毫沒有攀登的可能,正面是大門,大門兩側各設有箭塔和瞭望臺,登高遠望,上面各站有弓箭手,正對著他們這些“不速之客”怒目而視。
    大門口,四個站崗的護衛,一個牛妖,一個熊怪,還有兩個是猩猩,都是身材健壯,手拿刀斧,一看有外來人到此,立刻上前:“什么人?!”
    眾人都是停住了,小兔子上前一步:“牛大哥,是我!”
    山林里的妖怪,那就跟一個村的村民一樣,基本上鄰里之間都認識,更何況這是守門的了,那牛妖仔細一看:“哦,原來是你啊,這些人是誰啊?”
    知道了是自己人帶來的,他就沒那么有敵意了,但是該問還是得問。
    “這兩位是曾經在這里生活過的前輩,和陸老先生認識,其余人是他們的朋友。”小兔子如實說道。
    “和陸老先生認識?那是貴客,我先去通報一聲,兩位,跟我進去面見陸老先生吧。”
    事關重大,不能他們說是就是啊,所以得把他們先帶進去,跟那陸老先生見一面,其余人在外面等著。如果說陸老先生人家本人開口了,是,確實認識,那就再請進來;如果說不認識,直接抓起了,或者該殺就殺了。
    賀老三他們顯然也是知道這個道理,點了點頭,說道:“好,帶我去吧。”
    “嗯。”牛妖點點頭,轉身帶著賀老三和銀四,一起到了門口,跟其余幾位說了一下,跟里面通稟,門后自有人打開大門,讓他們進去。
    一步一步規規矩矩,給人一種嚴肅的感覺。
    外面,雅琴師姐仔細看了看,城墻上,隱約見有人影閃動,應該是那里也有兵丁巡邏站崗,如果有什么事兒,直接就動手了。
    這個時候,最好的舉動,就是不要舉動,好好的站在原地 比什么都強。
    這一點,雅琴師姐知道,程千域知道,鐵凝也知道,但是有那么一個貨……不太知道。
    胖和尚!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北京乐天化成配资公司 000802股票分析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分布走势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广东快中彩走势图 山西11选5哪里能下注 上海快三彩票app下载 彩票棋牌app 江苏11选五走势图表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百度 广东快乐十分几点开奖 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华夏银行股票行情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追号计划 基金配资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