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錦繡農女種田忙 >第6012章不妥

  駱風棠眨巴眨巴眼,看著極度膨脹的齊星云,略帶為難的說道:“臣以為不妥。”
  “安義府路途遙遠,遼東郡剛剛拿下,盜匪、流寇數不勝數,百姓苦不堪言而鄉吏甚亂,皇上此時再出戰,二十萬人的糧草補給困難,實在是有些過于冒進。”
  齊星云還是不甘心的說道:“咱們今年就打到這里了?”
  駱風棠在堪輿圖上點了下說道:“漢人折兩萬精卒,可是在林安城方陽城等地,僅僅在行轅折萬人,剩余的死傷,皆為奴軍,漢人精銳依舊有善戰之力,臣以為,皇上還是不能小覷漢人。”
  “臣以為此時興兵,我大齊軍卒已經連續征戰四年,漢人乃是強敵,不可生驕躁之心,這是皇上教給臣的。”
  齊星云終于知道為什么齊太宗會輸了。
  駱風棠這一連串的話,齊星云聽的臉上無光,有點打自己臉的感覺。
  老子是皇帝,你說話客氣點,婉轉點呀喂!
  但是不可否認,打仗的事,不在行,很容易出問題。
  怎么看大齊連戰連勝,半年的窗口期還有倆月,他想著更進一步,但是駱風棠很顯然明白,此時再戰,恐有巨變。
  而且駱風棠還有軍令要馳援大夏沙漠,這兩件事就沖突了。
  兩線作戰很容易出現紕漏,駱風棠的直言,讓齊星云的臉色不太好看。
  駱風棠說的很有道理,既然不宜和漢人動兵,那就暫時占了錢州,來年再做圖謀就是。
  “既然不宜和漢人動兵,那之前駱將軍問朕打草原人到什么程度作甚?”齊星云疑惑的問道。
  “西部草原人不過蟊賊也。”駱風棠笑著解釋道,打漢人那自然需要全力以赴,打西部草原如同度假。
  “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駱將軍也不要有輕敵之心呀。”齊星云說完哈哈大笑起來,自己飄了,被駱風棠說了一頓。
  齊星云借著話,點了駱風棠一句,算是還了回來。
  男人的樂趣有時候,就是這么莫名其妙。
  駱風棠俯首說道:“皇上妙語連珠,謹記皇上教誨。”
  “錢州行在,掃清周圍流匪群寇之后,就著手準備建城,駱將軍知道朕的決心,明年朕要在錢州,看著駱將軍徹底消滅漢人!”齊星云指著錢州的位置說道。
  他用的是消滅而不是打敗。
  這些年來,四處征戰累累白骨,時刻出現在齊星云的夢里,忠魂銘的低吟時刻響徹耳邊,他始終不忘記,那是大齊之恥。
  本來齊星云打算在方陽建立行在,可惜方陽附近有礦山,建了行在,交通不便,而且礦山因為種種原因,人丁不旺,用工部的話說就是不宜聚氣。
  駱風棠依據地勢,依山傍水的錢州最為合適,工部對于錢州沒有意見,只是還是原來的問題,錢州漢人占著,是漢國的。
  建行在,難道和漢國商量著來?
  齊星云考慮再三,決定把過去的瞭望之城的錢州,變成大齊再次攻伐漢國的橋頭堡!
  駱風棠一晚上就把錢州拿下,給齊星云用來建行在。
  皇上看上的東西,當然要拿下來!
  錢州雖然是個圍不過七里的小城,但是周圍聚集了無數的百姓,此地依山傍水,是個風水寶地。
  城外聚集著無數的百姓,民宅數里,這種延綿數里的景象,齊星云僅僅在京城,四象城等大地方見過,其余城池城墻內的地方,都夠用了。
  “千年聚氣一朝散。朕有些擔心拆了侯城,錢州這座城,會不會百年之后,被人稱為昏政。”齊星云看著窗外錢州的城墻,有些猶豫的說道。
  “皇上又不是拆了不建城了,而且依靠京城外郭的拆建的經驗,這次的錢州拆建,百姓怕是要笑的眉開眼笑了。”王昀善經營,弄的皇家酒樓遍及大江南北,他對錢州的拆建已經預料到了那種盛況。
  發財全靠拆一字。
  “駱將軍,這是朕關于之前黑土區的最終決議。”齊星云拿出了一道札子遞給了駱風棠,反復說道:“這是朕能夠接受的最大的限度,不能再讓步了。”
  駱風棠打開看了半天,才無奈的說道:“皇上你這個換湯不換藥呀。”
  齊星云給出的條件是這次攻伐方陽的最大收益,黑土區的確歸為內帑所有。
  但是其用途,都是免租租給大齊的軍卒。
  地是大齊皇帝的,種地的是大齊的軍卒,但是免稅,三十年為一期,用來獎勵那些奮戰軍卒們。
  轉了個圈,齊星云最后還是把黑土區分給了大齊的軍卒,這就是駱風棠說的換湯不換藥。
  齊星云無奈的說道:“朕是不愿意寒了天下百姓和軍卒們的心。”
  駱風棠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說道:“那這個黑土區臣建議,稍微留給點運送軍糧的民夫、免費周轉糧草的富商、兢兢業業未曾瀆職的轉運司的官員這些人,普天之民,共沐圣恩。”
  普天之民,共沐圣恩?
  “普天之下,共沐圣恩,是張廷玉給你寫信里的話吧,朕這里說不通,就讓你說。”齊星云笑著說道。
  “張閣老說皇上是一個兼聽明君,關于黑土區的安排,肯定會問臣的意見,臣以為,張閣老說得對。”駱風棠不經意間給齊星云帶了一頂兼聽的高帽子。
  “這件事就這么定了。”齊星云笑著說道:“三十年一期,就按你說的,留一點給其他人。”
  王昀急匆匆的從行轅之外走來,手里拿著一封密報說道:“皇上,韓友青差人送來的密報。”
  齊星云打開了火漆封死的書信,將書信里的內容通讀一遍,將書信排在了地上,憤怒的說道:“這個費星緯,朕必殺此獠!什么東西!”
  在書信里,韓友青交待了他埋下財貨之地,就在江南,藏匿于一座深山的廢棄廟宇之中,此地本來知道的人不少,但是知道的人都被費星緯離開江南的時候,全數殺掉了。
  讓齊星云如此生氣的原因,就是費星緯交待的財貨的數字,萬萬緡。
  這都是江南百姓數百年攢下的家財。
  被費星緯等人搜刮到官逼民反的地步,可想而知,當初是怎么在江南搜刮地皮。
  手機站: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众彩网山西体彩11选5 群英会任二计划 彩票预测3d 下载北京pk拾赛车官网 时时彩平台好不 000777股票分析 2013上证指数预测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三预测计划 2019海南环岛赛路线 12007体育彩票排列5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带你了解股票涨跌的真相 青海体育十一选五 山东福利彩票网 一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吉林11选5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