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之王者降世 >第2538章自由城

  “這些惡靈處于無意識狀態,平時不會動,但是一旦激活,便會形成巨大的殺傷力。”巫修蘿沉聲道。
  “聽著就像我看的一部科幻片,機器人叛軍處于待命狀態,一啟動后便開始大肆攻擊,迅速形成戰斗力。”肖曼萱露出驚訝之色。
  “不管怎么樣,和木云匯合再說。”林天皺了皺眉頭,沉穩道:“小雪,落地吧,在天上太扎眼了。”
  小雪點點頭,一收翅膀,然后開始自由落體,就像蹦極一般,速度越來越快。地面迅速放大,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天地大沖撞。
  在還有幾米高的時候,小雪突然展翅一振,地面激起無數的塵埃,下墜姿勢頓時變成俯沖。轉眼間,小雪已穩穩落到地上。
  林天跳下鷹背,對小雪豎了個拇指,這種下降方式,也只有它玩的出來。
  不過,肖曼萱有些暈乎乎的,對小雪道:“小雪,你這著陸方式,比蹦極還厲害,我現在還是暈乎乎的。”
  啾……
  小雪輕叫了一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巫修蘿卻是好多了,并沒有什么不適,實力強大就是任性。
  唐娜四女隨即趕到,紛紛落地,收回蝠翼。她們的這次的衣服披風似乎是特制的,不像上次的休閑裝,被蝠翼一震就碎了。
  而且,上次是第一次變化蝠翼,還無法控制力量,現在已經駕輕就熟了。
  林天著陸的地方離城門還有段距離,所以并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不過以他眼力,卻是可以把城門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
  城墻上的城衛軍雖然是惡靈,但是把守城門的卻是正常人,城門進出的人也不少,除了接受守衛的盤查,似乎不受城樓上的惡靈影響。
  這種景象,和城破人亡的說法完全不合,除了多出惡靈軍團,似乎一切如舊,并沒有改變,居民生活依舊。
  正當林天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遠處一個影子快速飛掠而來,眨眼就到了跟前,是前去探查的木云回來了。
  “木云姑娘,情況和你說的不太一樣,不像是城破的樣子,修蘿學姐說的倒是相近幾分。”林天奇怪道。
  木云看了巫修蘿一樣,然后道:“我去探查過了,修蘿說的也不全對,現在血海城幾乎變成一座自由城。”
  “自由城?”林天和肖曼萱異口同聲,更加疑惑。
  “對,現在的血海城,只要你不造反,不破壞城池,幾乎可以任意行事,黑市里可以光明正大的交易違禁物品,街上可以打架斗毆,可以決斗,甚至容許罪犯自由行走。”木云深深皺起了眉頭,心情非常不好。
  她原是冥府陰司,維持冥界秩序,血海城現在幾乎變成了一座無序的城池,她如何高興的起來。
  以前的血海城雖然靠近血海,但居民們不管強者,還是弱者,都能得到很好的保護,沒有人敢犯事。但是現在,弱者在這里只有被欺負的份,甚至死了,都不會有人理會。
  “這是一座弱肉強食的城池。”林天馬上就抓住了重點,眼中閃爍著光芒。
  叢林法則,弱肉強食,無序之中的有序,這種地方,大概令狐財會混的如魚得水吧。
  “我們怎么進去?小雪太引人注目了。”巫修蘿看著城門方向,不由問道,現在進城,都要經過守衛盤查。
  守衛也許不強,但是他們背后的惡靈軍團強大啊,所以,即便有強者進城,也老老實實地接受盤查。
  話音剛落,城門前出現一隊人馬,十個人,穿著各色戰甲,武器和各不相同,可見并不是正規軍。
  而且每個人都帶著面具,面具漆黑,看著兇神惡煞。最引人注目的是,領頭的一個人,胯下坐著一頭巨大的狼,有“黑化”前的小雪那么大。
  狼的眼睛很奇怪,竟是全透明的,沒有眼珠,透過眼睛,仿佛能看到它的內臟。
  “幽靈狼。”木云驚訝道。
  看木云的表情,這頭狼似乎挺強的,不過,小雪瞄了一眼,便把頭歪到了一邊,沒有任何興趣的樣子。
  “他們是獵魂者吧。”林天猜到了他們的身份,他見過獵魂者,身上那種冷血和煞氣,不是一般冥界土著有的。
  這隊人馬一出現,城門附近的人立馬后退,除了守衛,附近不敢站一個人。那些排隊等候檢查的進城者,紛紛給他們讓路,生怕惹到他們。
  守衛攔住獵魂者,似乎要檢查,但是領頭沒有下來,反而騎在幽靈狼上,居高臨下地俯視,冷漠地看著守衛。
  幽靈狼似乎感受到主人的心意,張嘴就是一身咆哮,混合著血腥味的口水濺到守衛身上,嚇的守衛抖了幾抖。
  一個守衛隊長模樣的連忙跑過來,把守衛拉走,給獵魂者讓出一條路。
  獵魂者隊伍長驅直入,連聲招呼都不打,而圍觀的人一臉的理所當然,絲毫沒有意見。
  “果真是弱肉強食啊。”林天驚嘆一聲,算是開眼界了。
  要是放在以前的血海城,這些獵魂者雖然囂張,但也不敢跟守衛對抗。要知道,伽城主是行伍出身,血海城就是軍事化管理,敢挑戰他,他分分鐘把獵魂者辦了。
  “上官家族很多人都做過獵魂者,現在也有一部分人還是,對于獵魂者總是縱容一點的。”木云感嘆道。
  林天搖搖頭,笑道:“我覺得不是這個原因,獵魂者我行我素,不受管轄,但是不會去造反,他們只為錢做事,這點才是上官家族放心的。”
  “而且,上官家現在有錢有勢,獵魂者正好為他們所用,這兩點才是根本原因。”林天心思何等敏銳,馬上就猜到了根源。
  “也許你是對的,所以,我們扮成獵魂者進城,小雪根本不用隱藏。”木云說道,然后給林天遞過來一個包裹。
  “這是什么?”肖曼萱好奇道。
  “衣服,你和林天換上。”木云簡短道。
  林天拆開包裹,果然有兩套衣服,準確地說是衣甲,全部都是黑色的。。
  “為什么你們不用換?”肖曼萱不解。
  林天揉揉她的頭發,笑道:“唐娜她們一身黑衣加披風,比誰都像,木云一身皮甲,更不用說了,修蘿學姐也是一身黑衣,只有我們看著像度假旅游的。”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河化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专家预测推荐号码 全球10大赌场 网赌一分钟彩票有人控制 安徽 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在线证券配资公司 佛山期货配资公司 安徽快3号码走势图 股票配资哪个平台靠谱 afp金融理财师 河北快三全天和值计划 多乐够级下载安装 北京pk10精准计划 山西11选五中奖金额 烟台股票融资